类风湿关节炎全身关节疼痛给予五积散加减治疗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11-13 21:46:49 责编: 人气:

运用“运气理论”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医案2则

类风湿关节炎是临床常见病和疑难病,西医治疗效果不甚理想,中医辨证论治也存在一定局限性。笔者以“运气理论”为指导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医案2则,获得较好的疗效,现介绍如下。

1 病例资料

(1)患者,男,70岁,2016年9月18日初诊。

主诉:全身关节疼痛半年余。患者于2016年3月出现不明原因右手腕、双膝疼痛,关节晨僵,活动后晨僵缓解,遂至淄博市某三级甲等医院就诊,经检查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服中药配合西药治疗5个月余,因病情无缓解故来就诊。刻下症:除上述症状外,兼左手中指关节及左脚踝肿胀疼痛,身重不适,大便溏。舌胖大,苔薄白,脉滑。中医诊断:痹证;证属寒湿阻络,气血瘀阻。治则为散寒除湿,活血通络,给予五积散加减治疗。处方:麻黄6 g,炒苍术20 g,生姜3 g,白芍10 g,炙甘草3 g,陈皮12 g,厚朴12 g,麸炒枳壳12 g,桔梗6 g,茯苓10 g,姜半夏6 g,川芎6 g,当归10 g,附片6 g(先煎),白芷6 g,桂枝6 g,穿山龙20 g,鬼箭羽10 g,10剂(颗粒剂)。每日1剂,开水200 mL冲服,分早晚2次空腹服用。

2016年9月29日二诊。服上方后左足踝、左手中指关节肿胀消失,膝关节及其他关节疼痛明显减轻,晨僵消失。舌胖大,苔薄白,脉弦。药已对症,上方继服10剂(颗粒剂),服用方法同上。

2016年10月12日三诊。关节肿胀及晨僵消失,关节略有疼痛。舌淡红,胖大,苔白腻,脉尺弱。考虑类风湿关节炎易复发,故以上方10剂加工制成散剂,每次取药物粗末12 g,加水100 mL煮沸,去渣,温服,每日服用2次,以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复发。

运气分析:患者出生于丙戌年,先天体质为水、寒、湿。运气特点:水运太过,少阳相火司天,厥阴风木在泉。病发二之气太阴湿土加临,寒湿相遘。治以散太阳寒水、逐太阴湿土、活血通络之五积散。五积散出自《仙授理伤续断秘方》,具有散寒祛湿、理气活血、化痰消积之功,主治外感风寒、内伤生冷、胸腹痞闷、呕吐恶食、头身疼痛、肩背拘急、妇女血气不调及心腹疼痛等病证。方中麻桂各半汤散太阳寒水;平胃二陈逐太阴湿土之湿痰;枳壳、桔梗调气机升降;川芎、当归、芍药、白芷活血通经止痛。诸药合用,符合运气辨证施治。

(2)患者,女,65岁,2017年2月21日初诊。

主诉:全身小关节疼痛10余年,掌指变形1年余。患者10年前感冒后出现掌指关节、足趾关节肿胀疼痛,遂到某市级医院检查治疗,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10年来治疗未间断,常年口服西药治疗(药物不详),1年前掌指关节开始变形,在某三级甲等医院服用中药治疗2个月,因肿胀疼痛未缓解故来就诊。刻下症:掌指小关节疼痛较重,僵硬,晨起尤甚,肩、膝、足趾关节疼痛,阴天及受凉后加重。苔白厚,脉弦涩。中医诊断:痹证。治则养肝血,滋筋骨,给予牛膝木瓜汤加味治疗。处方:牛膝30 g,木瓜30 g,白芍10 g,盐杜仲10 g,苏木10 g,盐菟丝子10 g,天麻10 g,炙甘草3 g,枸杞子10 g,威灵仙10 g,附片6 g(先煎),7剂(颗粒剂)。每日1剂,开水200 mL冲服,分早晚2次空腹服用。

2017年4月13日二诊。关节疼痛、晨僵减轻,舌脉同前。考虑久病入络,久病多瘀,上方去苏木,加醋没药6 g,防风10 g,蜂房6 g,14剂(颗粒剂),煎服法同上,以加强祛风化瘀通络的作用。

2017年5月18日三诊。全身关节疼痛基本消失,掌指变形减轻,足腕抽搐。苔白厚,脉弦。药已对症,上方继服14剂(颗粒剂),煎服法同上。后随访诸症消失。

运气分析:患者出生于壬辰年,先天体质为风、寒、湿。运气特点:木运不及,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湿从燥化,木从金化,燥金胜则伤及肝阴肝血,筋失所养,加重患者病情。治则滋养肝阴,兼以息风通利润肺,给予牛膝木瓜汤加味治疗。牛膝木瓜汤出自《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五运时气民病证治方,为六庚年主方,由牛膝、木瓜、白芍、杜仲、黄松节、菟丝子、枸杞子、天麻、生姜、大枣、甘草组成,主要治疗胁满,痛引小腹,胸痛引背,目赤痛痒,耳聋,身重,烦满,甚则喘咳逆气,周身作痛等。方中以牛膝补肝肾,强筋骨;木瓜柔肝缓急,舒筋止痛;白芍补养肝阴,兼治肝气之横;杜仲助牛膝补益肝肾,尤补肝阴以强筋骨;天麻柔肝息风,清利上窍,祛风通痹;菟丝子益肝润下;枸杞子润肺宁金,养肝;生姜、大枣、甘草和胃气,调和诸药。久病入络,久病多瘀,故加入没药、防风、蜂房祛风化瘀通络。药后效显,且未复发。

2 小结

运气学说是古人探讨自然变化的周期性规律及其对人体健康和疾病影响的学说。运气思路指导临床的实质是基于天人相应的思想,通过自然界气息的运动变化,了解人体变化及其临床表现,“谨调阴阳,无失气宜”,通过调整天人关系,以达到祛病的目的。诊疗上“握机于病象之先”,抓住运气病机以指导临床诊治。治疗上“审察病机,无失气宜”“因时制宜,随机达变”,参考运气体质进行动态分析,选方用药需符合运气病机,不管经方、时方皆为运气方。病例1患者根据其发病时运气特点及运气体质,选用时方五积散治疗效显。病例2患者患病10余年,病情未能控制,渐致关节变形,运用五运六气理论,因病以测岁气,考虑丁酉年木运不及,同正商,又遇阳明司天,故以六庚年司天方牛膝木瓜汤加减治之而获效。正如张从正所言:“病如不是当年气,看与何年运气同,只向某年求治法,方知都在《至真》中。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杨兰芳 赵洪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