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手术 妇科肿瘤切除 中医耳穴贴压理疗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09-15 22:43:11 责编: 人气:

术前耳穴贴压对妇科腹腔镜患者围手术期的影响

腹腔镜手术是近年来妇科肿瘤切除常见的手术方式。因患者术前忧思紧张, 术中麻醉刺激、金刃创伤, 术后久卧耗伤气阴, 加之女性脆弱易悲, 更易致肝气郁结, 肝郁犯胃, 肝脾不调, 脾胃气机瘀滞, 运化传导失司, 腑气不通[1]。耳穴贴压依据耳穴全息理论可以促进胃肠功能恢复[2], 但以往的研究多集中于术后实施耳穴贴压[3]。部分研究虽已经证实术前耳穴贴压效果优于术后耳穴贴压[4], 且术前实施耳穴贴压亦可改善患者心理状况[5], 但目前探究术前实施耳穴按压对患者术前睡眠生理及术后胃肠康复影响的综合研究尚少。因此, 本研究探讨术前耳穴按压法对妇科腹腔镜患者围手术期的影响, 为妇科腹腔镜手术围手术期的管理提供参考。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在太原市清徐县人民医院行腹腔镜妇科手术者115例, 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57例和观察组56例。对照组平均年龄 (45.37±11.82) 岁;平均体质量指数 (23.84±2.63) kg/m2;卵巢囊肿手术患者26例, 子宫肌瘤手术患者31例。观察组平均年龄 (46.15±10.12) 岁;平均体质量指数 (22.72±3.35) kg/m2;卵巢囊肿手术患者23例, 子宫肌瘤手术患者33例。两组患者年龄、体质量指数、手术方式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本研究已经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诊断标准

参照《妇产科学》中相关的诊断标准[6]。卵巢囊肿:术前彩超提示卵巢有囊性包块, 术后病理提示卵巢良性肿瘤;子宫肌瘤:术前彩超提示子宫肌壁间可见不均质回声, 术后病理提示子宫平滑肌瘤。

1.3 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诊断标准者;年龄25~60岁;拟行术式为腹腔镜下卵巢囊肿剥除术、子宫肌瘤剔除术者;全身麻醉者;知情同意接受本研究者。

1.4 排除标准

孕妇;恶性肿瘤者;术后化疗者;耳郭皮肤不适合耳穴贴压者;术前存在胃肠功能障碍者;精神障碍者;术后出现严重并发症者;依从性差者。

2 治疗方法

2.1 对照组

给予常规围手术期护理。①术前常规心理护理及健康教育。②术前穴位贴敷对照:主穴取神门、枕、皮质下、脑干、大肠、小肠、胃, 并酌情加减穴位。穴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13734-2008《耳穴名称与定位》定位, 找准穴位后以75%酒精棉球常规消毒耳郭皮肤, 粘贴胶布。③术后常规护理:术后6 h内去枕平卧, 48 h后给予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 术后咀嚼口香糖, 早期下床活动, 常规安置腹腔引流管等。

2.2 观察组

在对照组护理的基础上将穴位按压改为耳穴贴压。找准穴位后以75%酒精棉球常规消毒耳郭皮肤, 采用王不留行籽贴于耳穴相应位置, 用拇指及食指指腹对压耳穴。每日按压2~3次, 每次按压30~60 s, 至局部出现灼痛、发热为宜。轻者取单侧, 重者取双侧, 临睡前必按1次, 直至恢复排气、排便。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①术前睡眠时间、血压、心率:用统一的仪器测定患者入院当天及术前的心率、血压, 并询问及统计睡眠时间。②术后肠鸣音恢复时间、排气时间、排便时间:护士于术后8 h开始听诊肠鸣音, 每次3 min, 每隔2 h腹壁听诊1次, 直至肠鸣音恢复听诊结束, 并记录肠鸣音恢复时间;第1次排气及排便时间由患者自行记录, 并由课题组的护士进行统一登记。所有指标的时间从手术结束返回病房开始至第1次排便结束, 患者出院时未排便者电话随访至排便截止。③并发症的发生情况:恶心、呕吐、腹胀及肠梗阻等并发症通过患者自述并结合患者病历直接或间接获得。腹胀以患者的主观自述为标准, 腹胀为患者术后至肛门排气前有腹胀感, 无腹胀为患者术后至肛门排气前无腹胀感;肠梗阻设定为腹胀, 肠鸣音消失, 肛门无排气、排便>24 h, 恶心、呕吐≥2次, 每次呕吐量>100 mL。

表1 两组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耳穴贴压前后心率、血压、睡眠时间比较(x¯¯±s)(x¯±s)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睡眠时间 (h)

收缩压 (mm Hg)

舒张压 (mm Hg)

心率 (次/min)

入院当天 术前

入院当天 术前

入院当天 术前

入院当天 术前

观察组 56 8.32±2.12 8.01±2.24△▲ 112.34±10.23 119.24±11.13△▲ 81.25±11.31 88.43±12.24△▲ 79.34±11.33 84.35±12.39△▲

对照组 57 8.23±1.88 6.24±3.72△ 110.24±11.47 125.32±11.22△ 80.42±10.24 95.32±11.32△ 80.25±10.53 96.65±10.64△

注:与本组入院当天比较, △P<0.05;与对照组术前比较, ▲P<0.05;1 kpa=7.5 mm Hg

3.2 质量控制

手术医生、麻醉师的技术水平均经过统一培训, 属于同一层级, 且对医师、技师实施盲法;由课题组统一的护士对研究对象的肠鸣音进行听诊, 且听诊护士实施盲法;记录者亦实施盲法。

3.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 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例 (%) ]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4 结果

(1) 睡眠生理状况比较

入院当天, 两组患者睡眠时间、血压、心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术前观察组心率、血压、睡眠时间均优于对照组 (P<0.05) 。见表1。

(2) 胃肠道功能恢复比较

观察组术后第1次肠鸣音时间、排气时间、排便时间均优于对照组P<0.05) 。见表2。

表2 两组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腹腔镜后胃肠功能恢复时间比较(h,x¯¯±s)(h,x¯±s)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第1次肠鸣音时间 术后第1次排气时间 术后第1次排便时间

观察组 56 13.22±3.54▲ 26.42±2.83▲ 37.34±14.54▲

对照组 57 15.41±3.24 31.32±3.43 53.22±19.44

注:与对照组比较, ▲P<0.05

(3) 术后并发症比较

观察组腹胀的发病率低于对照组 (P<0.05) ;恶心、呕吐、肠梗阻3种并发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3。

表3 两组妇科腹腔镜手术患者术后并发症比较[例 (%) ] 导出到EXCEL

组别 例数 腹胀 恶心 呕吐 肠梗阻

观察组 56 4 (7.14) ▲ 6 (10.71) 2 (3.57) 2 (3.57)

对照组 57 15 (26.32) 13 (22.81) 5 (8.77) 7 (12.28)

注:与对照组比较, ▲P<0.05

4 讨论

本研究表明, 术前耳穴贴压具有改善睡眠, 稳定患者血压、心率的功效。由于患者术前对治疗过程、治疗结果的担心, 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系列的生理反应, 如睡眠欠佳、血压升高、心率加快等。本研究中对照组患者在不实施术前耳穴贴压的情况下上述一系列的不良反应未改善, 不仅会影响治疗效果, 也会给手术带来一定的风险。同时有研究表明, 精神过度紧张也会使患者痛觉敏感性增加, 加重患者的痛苦[7]。术前耳穴贴压的主要穴位有神门、枕、皮质下、脑干, 可调节大脑皮质及交感神经, 镇定安神。国内亦有众多研究证实耳穴贴压的安神作用, 唐建华等[8]对患有睡眠障碍的夜班护士进行耳穴贴压, 与未实施耳穴贴压护士相比, 其睡眠质量可明显改善;何志群等[9]认为, 耳穴贴压不仅可以改善围绝经期女性睡眠, 还可以缓解围绝经期症状。本研究对患者血压的改善, 亦有研究支持。郭璇等[10]研究表明, 90.0%接受耳穴贴压的患者24 h收缩压及舒张压均降低。同时, 耳穴按压也可分散患者注意力, 减少患者对手术的恐惧, 稳定其血压、心率。因此, 术前耳穴贴压不仅可以改善患者睡眠质量, 还可以改善其血压、心率等生理状况。术前耳穴贴压患者较未实施耳穴贴压者更可以促进肠鸣音的恢复和排气排便。此研究结果与孙龙等[4]的研究结果一致。此外, 研究表明术前即给予耳穴贴压, 可适度提高机体的应激水平, 优于术后耳穴贴压[11]。此外, 本研究还证实妇科腹腔镜术前耳穴贴压可以明显减少腹胀的发生率 (P<0.05) , 与对照组比较可以减少恶心、呕吐、肠梗阻发生率, 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此结果与陶涛等[12]对全麻下妇科腹腔镜术后患者耳穴贴压后并发症的观察结果相似。

本研究刺激与胃肠功能有直接联系的大肠、小肠、胃穴, 同时刺激具有调节大脑皮层兴奋与抑制作用的神门、皮质下、脑干穴, 外周及中枢同时作用, 平衡阴阳, 疏通经脉气血, 改善脏腑功能。支配胃肠功能的迷走神经在体表唯一分支为迷走神经耳支[13], 耳穴附近分布众多的迷走神经, 因此耳穴贴压可以通过调节迷走神经的兴奋性改善术后胃肠功能[14]。有研究者对耳穴贴压对患者术前术后机体分泌的胃动素、胃泌素及血管活性肠肽的影响进行分析, 结果发现, 耳穴贴压组与对照组相比更能促进上述激素的分泌[15], 因此可以从内分泌体液调节水平解释耳穴贴压对机体的影响。综上, 耳穴贴压可以刺激分布于耳穴的支配胃肠功能的迷走神经, 胃迷走神经兴奋, 刺激胃动素、胃泌素及血管活性肠肽的分泌, 最终促进患者术后胃肠功能的恢复。

本研究中仅有1例患者不能长期耐受耳穴贴压的疼痛, 其余患者均能较好的耐受, 表明耳穴贴压的适用性虽有个体差异, 但整体适应性较强, 是值得推广的经济实用的方法。但本研究尚存在一定不足, 本研究选择的两种手术均为良性肿瘤, 病种选择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同时由于该病种住院至手术时间间隔较短, 即术前按压时间较短, 仅进行了1 d的耳穴贴压, 因此, 未对患者进行心理问卷调查。在今后的研究中, 可选择更多种类的病种进行研究, 还可对耳穴贴压前后患者的心理变化进行调查, 探究术前耳穴贴压对患者术前心理的影响。

综上所述, 术前耳穴贴压可以调节机体的交感神经、迷走神经, 既可以改善术前妇科腹腔镜患者睡眠、血压、心率状况, 又可以促进患者术后胃肠道康复, 减少并发症的发生, 节省大量的医疗资源, 且无明显不良反应, 有待临床上进一步推广。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何晓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