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神书》学术思想探析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09-15 22:42:57 责编: 人气:

《针灸神书》又名《琼瑶神书》是一部论述针刺手法、经络穴位的针灸著作, 成书于宋代之后, 为古人托名宋人著作, 书中详论针刺手法, 于穴位、针刺等多有创见, 具有较高的文献研究与应用价值。

1 介绍

1.1 内容简介

《针灸神书》又名《琼瑶神书》《琼瑶发明神书》《针灸神书大成》《琼瑶捷径灸疾疗病神书》, 原题琼瑶真人撰写, 系为杜撰, 具体作者不详, 《针灸神书》是一部针灸歌赋系统地介绍针灸学各方面理论的著作, 共四卷, 卷一、卷二论针刺手法及诸病针法二百九十法;卷三论述手法应用、腧穴主治配合等六十五法和灸法;卷四附方穴图, 载十四经穴歌等歌诀[1,2,3]。书中论述手法、腧穴立论新颖, 创立了诸多新的概念, 为针灸学发展, 发挥了重要作用。

1.2 撰年著者考辨

《针灸神书》的撰年、著者始终存争议, 本书首卷开篇载有“宋徽宗皇帝崇宁元年琼瑶真人一书手法序”及“宋微宗崇宁皇帝论”两段文字, 故多疑为宋代著作, 诸多文献仍以其为宋代医著, 对于研究针灸学史产生了极大误导, 然其文体及论述均不符年代。书中内容与元代《济生拔萃》相似处颇多, 故其当为元代著作, 黄龙祥教授考此书成书年代当在《十四经发挥》 (即1341年, 元朝至正元年) 之后[4]。关于《针灸神书》的作者, 明代《国史经籍志》称“宋代刘党撰, 元代滑寿注”, 《中医人名大辞典》 (李云) 及《各家针灸学说》教材等均沿其误, 以讹传讹。《浙江采集遗书总录》及《四库总目》均载赐太师刘真人撰, 然考“太师刘大本”, 记载多不相符, 也当为虚托之人[5]。关于《针灸神书》年代可以确定元代, 但其作者难以查证, 不过这些都不影响这部著作的价值。

1.3 版本考

《针灸神书》现只存有二种刻本各一部, 均为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收藏。其一部题为“清道光二十八年 (1848) 信元堂刻本”, 另一部记作“清同治十年 (1871) 刻本”。后者为前者刻本重印, 故四卷本 (琼瑶神书》只有一种刻本, 即清道光丙申 (1836年) 修文堂刻本[4]。现代出版刊物多以后者为参考, 如1987年陆寿康点校的《针灸神书》。

2 学术特色

2.1 歌诀形式, 医理简要

《琼瑶针灸神书》是以针灸歌诀的形式阐述针灸理论的针灸专著, 其中绝大部分内容, 如经络、穴位、针具、针刺手法、运气流注、特定穴配伍运用及治疗处方等大多采用歌赋体裁, 特别是所列举的70余种病证针刺治疗, 融处方、配穴及手法于一体, 阐发针灸的真谛。这些歌诀, 简明扼要, 生动形象, 充分反映了临床辨证选穴、配穴及刺法的原则、方法等。书中不仅对前人针灸手法选穴有所继承, 对后学者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书中有与《针经指南》《玉龙歌》《十四经发挥》等针灸著作相同内容, 反映了当时的学术特色。书末尚附方穴图30张, 绘图清晰, 循行细致, 方便记忆, 其中的十四经图系来源于《十四经发挥》。

2.2 论述九针, 别立新名

九针, 针具名, 出自《内经》, 即鑱针、员针、鍉针、锋针、铍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和大针。《针灸神书·黄帝之机、琼瑶之论五十三法》列十二针名, 除传统的九针, 更创立了青龙针、白虎针及丧门针三种针具, 此三针的外形与如今的芒针十分相似。三针长短各有不同, 青龙一尺二寸, 白虎针九寸, 丧门针八寸, 后世针灸著作未见三针相关论述。书中所论九针亦与《内经》有异, 其中无大针之名, 而有燔针 (焠针) , 其观点遵元代杜思敬《济生拔萃》方卷第三《针灸摘英集·九针式》中载:“燔针, 一名焠针, 长四寸, 风虚合于骨解皮肤之间者”。《针灸神书》九针之下, 各附有某证某法某法“宜此”之语, 明确不同针具适用的治法及病机。书中言“针各有攻病之能”, 载“一鑱针, 破头风、面部风痛。二员针, 开内外, 疗病眼疾。三银针, 经络引气。四锋针, 破瘤, 开痈。五喙针, 疗咽喉肿痛。六员利针, 治头风、眼疾。七毫针, 调阴补阳。八长针, 疗筋骨疼痛。九燔针, 补男子女人下元虚冷”[6]101。对九针主治病证做了详细介绍, 为不同针具的临床应用提供了参考。

2.3 详论手法, 传承创新

针刺手法的论述是《针灸神书》最突出的特色, 其“序言”古扐吉詹景炎氏谓之“《琼瑶》一书备注三百六十余穴, 其神针手法深明乎腹部盘、搓、循逆顺之法, 所谓刮、战、摇、按、摄、弹、搓、搜者, 无不明白分晓, 令医者一目了然”[6]1, 可见其于针刺手法记载之详备。书中“先须审其八般手法治之, 明其刺禁, 辨经络穴道远近、各人呼吸度数、浅深分寸, 用之无不愈矣”[6]2对于针刺提出严格的要求。

传承创新具体有: (1) 创集多种单式针刺手法, 继《内经》《难经》之后, 惟此书最早且较为全面地创集了多种单式针刺手法, 丰富了针刺治疗的方法[7]。如书中载“紧提慢按如冰冷, 慢提紧按似火池”“急提慢按, 自然凉泻;慢提急按, 自然热补”。首次明确了提插必须结合“紧 (急) ”“慢”才能成为补泻手法;并提出提插须有层次先后的要求, 这种提插补泻法也是后世热补凉泻手法的基础[8];《针灸神书》创立了诸多新的针刺手法, 如搜法, 即搜寻经气, 始见于《针灸神书》[9]。对于手法的发挥也是其应用的特色, 《针灸神书》载:“这针有千般补泻”[6]101, 列举了不同的补泻手法, 使单式针刺手法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2) 发挥多种复式针刺手法, 对于复式针刺手法详细记载和全面论述也是书中特色, 如《针灸神书》通篇对盘针手法较为重视, 相关记载有29条, 不但论述了盘法的操作, 还将盘法分为大盘和小盘, 各自介绍。提出大盘法是两穴合用, 促使病邪外出的方法, 小盘法则是在1个穴位上守气[10]; (3) 首创多种针刺手法, 《针灸神书》一书创立了多种新的针刺手法, 对后世针刺理论的丰富发展, 发挥了作用, 其中作为治病八法中的汗、吐、下三法, 其理论源于《内经》。《针灸神书》“卷二·琼瑶真人汗吐下三法”中首次将这一方法用于指导针刺, 书中还详细的论述各法的配穴处方、操作手法及步骤。有关“汗法”的内容系《针灸神书》首创, 书中详尽地记载了“汗法”的取穴和手法操作。《针灸神书》记载了“凡下针得气, 针头、针尖不动者, 用搓、循、盘、按、推、战、搜、摩、摄、提、横、顺、逆、摇。气上下, 看虚实。要上行, 闭其气下行;要下行, 闭其气上行。若要进针, 从辰时至巳时;退针, 从巳时至辰时。进则左捻针, 退则右捻针, 左右动也”的手法描述, 被普遍认为是赤凤迎源针法的雏形[11]。赤凤迎源针法起源于宋代《针灸神书》, 最早记载于明代徐凤的《针灸大全》[12]。书中对于独创的升阳、升阴、气上、气下四法运用也颇具特色。《针灸神书》重视辨针下气之虚实兼施以相应手法, 且根据病证虚实、经脉阴阳、男女性别及天时变化等因素分别施术。如针灸取穴先后时序, 《针灸神书》载:“妇人难产命将倾, 合谷先当补左迎, 气下忙将阴交取, 至阴提补二三行”, 即是在中医气血理论指导下应用的[13]。全书于针刺手法论述细致, 继承创新, 内容可师可法。据考证明代《奇效良方》综合针刺手法理论是以《神书》或其传本作为蓝本[14]。《针灸神书》的相关内容为后世针刺手法提供了启发, 国医大师张缙《针灸神书》上, 在搓针项下分“虚”“实”的启示, 悟出了“实搓”和“虚搓”两种不同的搓法。把针体每转360°的搓针叫“实搓”, 把只用手指摩搓针柄, 而针体不转动或稍动的摩搓方法叫“虚搓”[15]。进一步丰富了针刺手法“搓针”的相关内容。《针灸神书》内创集多种单式针刺手法, 如气上、气下、升阴、升阳、针滞、伸提、出血、搓摩、搓、提、刮、弹、弹按、提刮及透刺等, 并被巧妙地用于各种眼病的治疗。如透穴法的运用, 考虑到眼区穴位刺之不当容易出现皮下血肿等意外事故, 应用本法, 有助于增强刺激, 提高疗效[16]。这些论述为眼针的发展及完善起到了推动作用。

2.4 取穴治疗, 经验独到

《针灸神书》注重临床, 用穴独特, 配伍精当, 在多种疾病治疗中提供了新的思路。如书中之“男女痴呆之证一百九十一法”, 选穴神门和足三里, 配穴精炼, 从益智针灸的发展看, 该书首次明确列出“痴呆”病证, 并首次提出心经之神门以及胃经之足三里用来治疗, 确有独到经验, 为后世医家所认可, 尤其是神门良好的益智作用逐渐被广泛认识, 该书的出现进一步扩大了益智针灸的应用范围, 丰富了益智针灸的研究内涵[17]。再如《针灸神书》“男女头风呕吐眼目昏花一百六十法”载:“头风呕吐眼昏花, 百会加搓按不差, 中脘盘盘取气海, 印堂出血艾重加”[6]51, 提出中脘穴治疗头风病。书中提出“凡空穴尺寸, 皆随人身形大小”, 明确“周身尺”概念, 认为据病人性别、体质差异取穴亦有不同, 辨证取穴的思想, 书中尚有“人皮老硬属木”“肉紧硬属脾”等记载亦是对辨证思维的体现。《针灸神书》记载内关穴调治月经:“妇人经络不调匀, 照海公孙内关寻。经络漏下血山崩, 内关照海及公孙”, 说明其治疗关键在于辨证论治与合理配穴[18], 丰富了内关穴位治疗的范围。书中亦创新的提出了许多配穴方法, 从现存文献来看, 明确地以三才命名固定穴位配伍的最早记载当始自北宋, 在琼瑶真人的《针灸神书》载:“针有孔穴, 按天地人三才, 涌泉与璇玑、百会”[6]104, 是明确地以三才命名固定穴位配伍的较早记载。本书开启了诸多穴位应用的先河, 如书中载“十三鬼穴都针过, 猖神恶鬼永无踪”, 据考《针灸神书》始有“十三鬼穴”之称。至明清两代, 被广泛提及, 才得以流传[19]。《针灸神书》对于取穴配穴经验独到, 且开诸多腧穴应用之先, 为针灸穴位应用拓展了新思路。

2.5 其他

《针灸神书》除针刺手法外, 尚载方药医论等诸多内容。其中对于灸法载“艾灸大小法”“取艾法”“用火法”多篇, 对灸法应用做了详细论述;书中列骨蒸辨验22种, 系较为全面对骨蒸病的分类;并载有“补肝脏劳金明散”“补心脏劳极守灵散”“补脾脏劳极魂停散”和“补肺脏劳极虚成散”等方, 均为效验之方, 明代《古今医统》均见收录;书中“琼瑶真人避瘟毒传染法”一篇, 介绍了当时对于传染病的理解及预防思想, 其中“凡人未至其病家, 先须浣口、洗手, 望空祝白”[6]9讲究个人卫生, 切断传播途径, 并提倡避免接受病家物品, 并在接触后洗手清洁, 虽然存在一定的迷信成分, 却能反映当时医家对于传染病的认知。

3 结语

《针灸神书》成书年代、作者虽存在争议, 但其内容多有创见, 其中关于针刺手法、辨证取穴和配穴治疗的论述, 颇具学术特色, 书中不仅记载了丰富的针刺手法及腧穴功用, 并对多种疾病证治提供了治法治则及详细的治疗手法、穴位配伍等内容, 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且用穴精而简, 手法明而详;创立了赤凤迎源手法雏形;提出“十三鬼穴”概念, 且告诫医者应该注意针灸的禁忌, 且书中多以歌诀形式论述, 便于学者记忆, 全书瑕不掩瑜, 值得深入研究思考。

来源:针灸临床杂志 作者:栾光一 姚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