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有教授 活用经方与传统针灸针法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04-06 17:03:42 责编: 人气:

“郑氏针灸”学术流派何天有针灸学术特色

何天有教授从事中医针灸临床、教学、科研工作40余年, 主张针药并举, 内外兼攻, 善治内外妇儿各科常见病及疑难杂症[1]。

何教授在多年的针灸生涯中, 博采众长, 治学严谨, 独立思考, 既继承了传统针灸学术的精华, 又有所发挥, 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学术特色, 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熟读经典医著, 活用经方与传统针法

何天有教授有长期从事经典医籍教学的丰富经验, 在临床中擅用古典针法。《难经》中论述了因时决定针刺取穴、针法、补泻、调气的重要性, 进一步阐明把握针刺手法是取得针刺疗效的重要因素[2]。何教授在中脘穴采用“苍龟探穴”针法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 取得了独特疗效。曾有患者上腹部胀痛、恶心、食欲不振, 且伴有腹泻、嗳气, 西医诊断为慢性萎缩性胃炎, 中医诊断为胃脘痛, 证属肝胃不和。以疏肝和胃、理气止痛为治则, 穴取中脘、足三里、肝俞、脾俞、胃俞。嘱患者仰卧, 取直径0.30mm, 长50mm毫针, 局部常规消毒后, 先在中脘行苍龟探穴法, 分别刺向上脘、下脘、左右梁门, 反复钻剔透刺, 使穴位处酸、胀的针感连续出现并弥散至整个胃部[3];再刺足三里、肝俞、脾俞、胃俞, 得气后配合温针灸, 使“热”感传入胃脘部, 每日1次, 每周治疗5次, 3周为1个疗程。2个疗程后患者胃部疼痛等不适症状基本消失, 3个疗程后疾病痊愈, 1年后随访未复发。

何天有教授致力于具有甘肃地方特色的针灸文献研究, 开创了“针灸甲乙经”学术思想临床应用研究的先河, 主编出版了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创新教材《针灸甲乙经选读》[4];将“三阴穴”治疗泌尿生殖系统疾病、下肢神经系统疾病[5]的思路进一步深化, 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重视气机与气化理论, 创立“中医通法”临证思想

从病因病理上来讲, 社会生活的重大改变, 是影响气机运动和气化运动的病理的重要影响因素。在古代, 人类的生活相对处于一种“类自然”的状态,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致病因素主要来源于自然界六气变化对饮食起居的影响。在现代经济发展条件下, 社会竞争日益激烈, 异常情志对机体脏腑气机和脏腑功能发挥依赖物质的气化产生了严重影响。《素问·举痛论篇》曰:“百病皆生于气……怒则气上……思则气结”。气机不能条达或气机逆乱, 就会影响相应脏腑的气机和气化功能, 进而影响到血、精、津、液的化生和运行输布, 就会出现血凝成瘀或血溢脉外, 精瘀不化、液停成痰等病理现象和病理产物, 因此在临床复杂疾病中往往出现气滞、气乱、气逆等与血瘀、痰凝、精瘀夹杂并见的现象, 成为临床解决复杂病证面临的最大难题。

何天有教授在疾病的认识上注重从气机和气化的角度进行临证思辨, 基于此气机和气化理论, 创立了“中医通法”治疗疑难杂病的学术思想, 重视八纲、脏腑、经络辨证等辨证方法与气机气化理论的恰当结合, 针对气机和气化的不同特点采用“微通、温通、强通”的治疗思路, 在治疗方法上突出不同脏腑对气机和气化的不同作用, 结合情志对不同脏腑气机的影响, 治疗上进行有针对性的遣方用药、选配腧穴和使用古典针灸技法, 创立了新穴和针灸技法, 成为多种疑难病症的独特辨证和治疗方法, 在临床中取得了卓著疗效。例如肝主疏泄, 调畅情志;肝经循股阴入毛际, 环阴器, 抵少腹;肝主筋, 而阴器为宗筋之所聚;阴器之功能的发挥, 其根在肾, 其动在脾, 其制在肝。以中医通法为切入点, 以从“肝”论治男科疾病为治疗思路, 创立了疏肝兴阳方, 提出了“三阴穴”和“阴三穴”。“三阴穴”, 即夹阴1 (平耻骨联合上缘, 在左侧腹股沟处) 、夹阴2 (平耻骨联合上缘, 在右侧腹股沟处) 、重阴 (在会阴穴与阴囊根部之中间取穴) , “阴三穴”, 即阴根1 (平阴茎下边缘, 左侧阴囊根部与腹股沟交界处) 、阴根2 (平阴茎下边缘, 右侧阴囊根部与腹股沟交界处) 、阴根3 (会阴穴与肛门连线的中点处) 。以“气化”立论[6], 从阴与阳、气与精之间的关系阐述精液的化生, 创立活精汤, 方中黄芪、熟地黄对药体现了气和精之间的相互关系, 二仙汤和二至丸体现了阴阳互根的学术思想, 治疗男性精少、精子活力低下、精液不液化等病症, 临床应用取得满意疗效, 具有重要的临床指导和学术创新价值。

重视灸药结合, 创立“何氏药物铺灸疗法”, 首提“留灸”理论

何天有教授在继承传统灸法的基础上, 本着“继承而不泥古, 创新而不离宗”的原则, 对灸料、取穴、配穴、灸法、灸药与灸方、辨证施灸、临床应用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总结, 又经过反复的临床实践, 进行不断的改进与创新, 创立了何氏药物铺灸疗法。

何氏药物铺灸疗法首创穴区概念, 穴区以经络腧穴理论为基础, 根据经脉循行及穴位的归经、定位、特点、穴性、主治规律, 结合辨证论治及配穴的相关经验, 选取多个邻近腧穴配伍组成, 以加强协同治疗作用, 提高疗效。穴区既有“点”孔穴的功效, 又有“面”穴区的作用, 面积大、覆盖面广, 对局部和整体均有很好的治疗作用;何氏药物铺灸疗法拟定的铺灸药方, 是根据病因病机和辨证原则而制定的, 在具体应用时再灵活加减, 更能针对具体证型, 均为临床用之有效的验方[7]。并且, 何天有教授提倡在铺灸操作结束后, 给予“留灸”, 以使余热持久保留, 持续充分发挥隔艾物和药物的治疗作用, 达到增强疗效的作用[8]。例如治疗外感寒湿型腰痛, 首先选定腰脊穴区、骶脊穴区、背俞下穴区为铺灸部位, 然后选取具有散寒胜湿、祛风活血、舒筋活络、补肾壮骨之功的自拟风湿散为铺灸药方, 并隔姜饼进行艾灸, 最后取下燃尽的艾绒, 以胶布将隔艾物和药物在施灸部位继续固定数小时, 有效延长治疗时间[9]。

遵循传统中医针灸理论, 借鉴现代医学“靶向治疗”, 创新提出“靶向针刺疗法”

何天有教授在遵循传统中医针灸理论的基础上, 借鉴现代医学“靶向治疗”的概念, 创新提出了“靶向针刺疗法”。该法以结合病变部位, 从经络、脏腑、气血等不同层面为靶点、靶向、靶线而进行的目标性治疗为法则, 适用于病变部位或器官明确、病机复杂的病证。脏腑辨证是以脏腑的生理特点和病机特征为核心, 探讨疾病的发生发展规律[10];经络在生理上联系内外, 贯穿上下, 运行气血, 协调阴阳, 抗御外邪, 并有一定的循行路线和分布规律, 在病理上传注病邪和反映病候[11], 古有“经脉所过, 主治所及”[12]之说。通过选配与病变部位、病变经络、病变脏腑相关联的腧穴, 针刺技术以气至病所为主要技法, 针对病变部位、器官进行靶向治疗, 针对性强, 目标明确, 治疗精准, 直击病所。

据何天有教授回忆, 曾有位西医诊断为慢性咽炎, 中医诊断为慢喉痹, 证属阴虚肺燥型的患者前来就诊, 治疗以滋阴润肺、清热利咽为主, 首先取其独创的“咽三穴”, 即廉泉、利咽穴1 (平廉泉穴, 左侧口角下方连线与廉泉穴水平线交接处, 咽部舌状软骨左侧缘) 、利咽穴2 (平廉泉穴, 右侧口角下方连线与廉泉穴水平线交接处, 咽部舌状软骨右侧缘) 为主穴行“靶向针刺”, 再选天突、列缺为辅穴, 并配以照海、尺泽、太溪[13]。依此法每天针刺1次, 连续治疗7天后咽部诸症皆缓解, 又后续治疗5次, 彻底痊愈, 随访6个月未复发。何天有教授在临床实践中总结出了很多卓有成效的“靶向针刺”治疗方, 组方精炼, 在针灸治疗五官各类疾患方面屡获良效。

发扬“传统蜡疗”之术, 首创“特色蜡疗”之法

何天有教授首创的特色蜡疗法, 是在继承传统蜡疗法的基础上, 以传统石蜡作为基质, 融合中药药方, 选取经络穴区为施术部位以治疗疾病的方法, 具有“针灸所不为, 药物所难能”的效用。穴区是由多个腧穴组成, 根据腧穴特点与主治的作用, 将邻近的腧穴相配, 以腧穴为中心, 通过“点”孔穴的功效与“片”穴区的作用, 从而“以点带面”, 增强腧穴的协同作用。临证治疗疾病时既可选取单个穴区独立应用, 又可依据穴区的治疗作用, 并根据病症和辨证的不同, 以穴区相配伍, 多个穴区同时施术, 如胃痛取中脘穴区配胃肠穴区、背俞中穴区, 子宫脱垂、脱肛取关元穴区配三阴交穴区等, 充分体现辨证论治及辨证施术的特点。再如特色蜡疗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时, 首先将白附子100g、生黄芪100g、全蝎50g、川芎80g、马钱子20g共研细末 (以能过200目筛为佳) , 接着取适量医用石蜡放入恒温蜡疗机中完全熔化, 加入上述中药粉末, 充分混合均匀;然后采用刷蜡法在患侧眉上穴区、四白穴区、耳前穴区、面颊穴区施治[14], 简便廉验。其疗效远胜于传统蜡疗。

小结

何天有教授从事针灸临床工作的40余载, 以金针度人无数, 针灸临证的学术思想是他多年理论与临床结合的经验积累。其针灸学术别具特色, 独树多种针刺手法, 独创多种治疗方法, 针药并用。除临床工作外, 何天有教授还积极培养针灸人才, 编写教材, 总结经验, 著书立论, 以启迪后学, 实为良医。继承人既是学术的继承者, 也是使学术发扬光大的责任者, 继承整理经验的目的在于推广应用, 促进中医针灸学术的发展。

参考文献

[1]何天有, 何彦东.何氏养生保健灸法.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6

[2]涂少女, 刘建武, 涂敏, 等.浅谈“时机”与“针害”的关系.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8, 33 (4) :1240-1241

[3]何天有, 柴俊英, 赵中亭.苍龟探穴针法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63例.中国针灸, 2011, 31 (1) :91-92

[4]何天有, 雒成林.针灸甲乙经选读.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0

[5]赵中亭, 何天有.针刺“三阴穴”配合阴根穴治疗功能性阳萎50例.中国针灸, 2010, 30 (4) :341-342

[6]孙洁, 李秋芬, 林友宝, 等.运用“气化”理论辨治阳痿经验初探.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7, 32 (1) :174-177

[7]金南洙, 何天有.灸治百病.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6

[8]何天有.何氏铺灸治百病.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3

[9]刘强, 赵彬元, 赵中亭, 等.药物铺灸疗法治疗寒湿型腰肌劳损临床研究.新中医, 2012, 44 (11) :90-92

[10]何天有.实用针灸临床手册.甘肃:兰州大学出版社, 2010

[11]何天有, 何彦东.最想要的养生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3

[12]何天有, 何彦东.何氏美容祛斑灸法.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6

[13]张荣媛, 何天有, 秦晓光, 等.“靶向针刺”治疗慢性咽炎34例.中国针灸, 2012, 32 (10) :895-896

[14]文新, 李姝睿.面部穴区药蜡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50例.中国针灸, 2013, 33 (11) :1036-1038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文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