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小平从肾论治甲状腺癌经验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20-01-17 14:03:44 责编: 人气:

蔡小平,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系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肿瘤研究所所长,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肿瘤血液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中医肿瘤)学术带头人。蔡小平教授从事临床工作20余年,创立了肿瘤瘀毒学说,设立瘀阳毒及瘀阴毒系列方药,研制解毒散结胶囊、益气生血膏等系列方药,开展“四位一体”肿瘤综合治疗方案(肿瘤微创治疗、肿瘤靶向治疗、中医内治、中医外治)、阶段治疗法(术前消瘤、放化疗后调养、术后康复治疗)等方法治疗恶性肿瘤,有着较好的临床效果,突出中医与西医相结合、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局部与整体相结合、内治与外治相结合、扶正与祛邪相结合五大特点。

甲状腺癌是内分泌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已成为世界发病率增长最快的疾病[1],临床常见颈部出现高低不平且质硬的肿块,疾病初期无明显疼痛、压迫症状,随着肿块的增大,可见声音嘶哑、呼吸困难、进食不畅等症状。甲状腺癌常选择手术治疗,根据患者自身状况术后常选择放疗、化疗、内分泌治疗,但术后易发生局部复发、远处转移,同时放化疗引起的不良反应患者常难以忍受[2]。中医并无甲状腺癌这一定义,根据甲状腺疾病症状,将其归于“瘿病”范畴。瘿病有五瘿之分,《圣济总录》曰:“石瘿、泥瘿、劳瘿、忧瘿、气瘿,是为五瘿。”宋·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对五瘿的临床表现描述为:“坚硬不可移者,名曰石瘿;皮色不变,即名肉瘿;筋脉露结者,名筋瘿;赤脉交络者,名血瘿;随忧愁消长者,名气瘿。”近代名医秦伯未认为:“瘿瘤形状并不一致,有或消或长,软而不坚,皮色如常的;有软如棉,硬如馒,不紧不宽,形如覆碗的;有坚而色紫青筋盘曲,形如蚯蚓的;有色现紫红,腺络露见,软硬相兼,时有牵痛,触破流血不止的;有形色紫黑,坚硬如石,推之不移,紧贴于骨的;也有皮色淡红,软而不硬的。”提示“瘿瘤”非常复杂,包括多种甲状腺疾病。甲状腺癌的表现类似于石瘿“坚石不可移者”的理论。而边杰等[3]认为石瘿是钙化严重的甲状腺结节。

1 病因病机

蔡师认为癌毒内结是癌症发生的根本原因,治疗癌症需辨病、辨证、辨症、辨征,正确处理扶正祛邪的关系。甲状腺癌的临床病机分为虚实两个方面,瘀毒内结是其根本病因,实证为痰、气、血、瘀,虚证为阴虚与阳虚。陈培丰认为甲状腺癌的发生与气机失调有较大关系[4]。林鸿国等[5]认为甲状腺癌除与内伤情志、肝脾气逆、气滞血瘀等因素有关外,还与现代科技发展的射线有着极大关系。蔡师认为甲状腺癌与肾关系密切,并从肾脏功能、经络走向、脏腑联系分析其内在关系,从而提出系统治疗方案。

2 从肾论治

临床中甲状腺癌的发生常伴有乏力、怕冷等,与中医肾阳虚的症状密不可分。同时现代医学认为,甲状腺分泌的甲状腺激素对骨的生成与代谢具有广泛的调节作用,在成骨细胞膜上存在T3受体,可影响破骨细胞的活性和数量,与中医“肾主骨,生髓”的生理功能相似[6]。

2.1 肾的功能

中医对肾的定义包括狭义和广义两方面。狭义的肾可以理解为解剖学意义上肾脏的功能;广义的肾具有“藏精,主生长、发育与生殖”等功能,包括生殖、内分泌、神经等系统的功能。实验性骨折愈合过程研究表明,垂体促甲状腺激素细胞(TSH)在骨折后1周时数量略有增加,而术后2周开始大幅度减少,且随时间推移而逐渐恢复,说明甲状腺分泌的甲状腺激素与骨的代谢相互影响[7]。

2.2 经络走向

足厥阴肝经“循喉咙之后”,足少阴肾经“循喉咙”,手少阴心经“上夹咽”,足少阴肾经与手少阴心经交接与胸中,心包代心受邪,其别经“上循喉咙”,可见其循行的路线均与甲状腺相关。足少阴肾经与足太阳膀胱经相表里,如肾精不能化气,一身精气不足,膀胱的气化推动功能受损,则内生痰气,发于颈部则为瘿病,这些与甲状腺癌咽痛、咽干等症状表现相符。

2.3 脏腑联系

蔡师认为甲状腺癌的发生与痰、气、血相关,痰的发生与脾、肾两脏关系密切。肾为先天之主,藏精,主一身之生长发育,肾之精气不足,则一身精气不足,进而影响周身气血、水液的代谢与运行;脾为后天之主,受先天肾气的充养,脾阳不足,或脾气失运,或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脾升清阳、疏津液受制,致津液凝聚,久而成痰。甲状腺癌初期的水液代谢失常以痰为主;病情进展,邪损肾阳,使肾主水液功能失常,临床可见“阴虚虚火伤阴”及“阳虚水泛为痰”。《素问·五脏生成》中提到“诸血者,皆属于心”,心气推动血液运行,使脉道通畅;情志内伤亦可伤心气,致运血失常。蔡师认为肝气失调也是甲状腺癌发生的重要病因。肝属木,心属火,木生火,心气赖肝阳推动充养,肝阳不足,肝气不足,则心气受抑,血脉凝滞,同时肝火旺盛亦会导致疾病的发生。

3 内治法

3.1 瘀毒内结

症见颈部肿块质硬,甚者红肿疼痛,不随吞咽上下移动,舌质红,苔厚腻,脉滑或濡。方选自拟瘀毒方。方药组成:山萸肉15 g,生地黄20 g,山药30 g,麦冬15 g,白芍20 g,牡丹皮15 g,海藻15 g,昆布15 g,甘草片6 g。

3.2 痰气交阻

症见颈部肿块质硬,不随吞咽上下移动,痰多,肢体倦怠,纳呆不适,舌质淡,苔白腻,脉滑或濡。方选四海疏郁丸加减。方药组成:猫爪草30 g,海藻15 g,昆布15 g,海带15 g,海蛤壳15 g,海浮石15 g,白术16 g,清半夏10 g,陈皮10 g。肝火偏旺者,加栀子、柴胡等药物。

3.3 脾肾阳虚

症见颈前肿块凹凸不平,坚硬固定,面色无华,怕冷,头晕心悸,短气乏力,纳呆食少,形体消瘦,舌淡苔滑,脉沉细无力。方选真武汤加减。方药组成:猫爪草30 g,海藻15 g,昆布15 g,茯苓30 g,生姜9 g,附片9 g,白术15 g,甘草片6 g。

3.4 心肾阴虚

症见发病日久,颈前肿块凹凸不平,坚硬固定,面色无华,头晕心悸,短气乏力,纳呆食少,形体消瘦,舌淡苔少,脉沉细无力。方选天王补心丹加减。方药组成:猫爪草15 g,柏子仁15 g,当归30 g,五味子15 g,丹参15 g,甘草片6 g,麦冬30 g,海藻15 g,昆布15 g。

4 外治法

蔡师常使用中药外敷治疗颈部局部,以达到清热解毒、软坚散结的目的。常采用猫爪草、海蛤壳、海藻、昆布、黄芩片、黄柏、半夏、槐花等药物外敷于颈部,再予射频电疗局部照射,该法患者容易接受、无痛苦,可有效减轻局部病症。同时针灸治疗可畅达气血、疏通经络,常用穴位有阿是穴、膻中、天突等,使用捻转补泻法行针,容易被患者接受。

蔡师认为临床治疗甲状腺癌应中西医结合,对可以手术切除的患者应积极使用现代医学的手段进行切除治疗,对无法手术切除的患者积极采用放化疗等手段治疗,各个过程都应有中医药参与。但不同阶段应根据不同的中医药组方原则进行治疗,将中医药贯穿整个治疗过程,以减轻术后气阴两虚及放化疗引起的毒副作用。

5 病案举隅

患者,男,72岁,2018年10月就诊,主诉为甲状腺癌3年余,伴咽痛、乏力加重3 d。患者既往有高血压病病史1年余,4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声音嘶哑就诊于当地医院,查彩超提示恶性肿瘤,后至河南某医院行颈部增强CT提示甲状腺多发结节,甲状腺右侧叶区肿块。行穿刺活检提示甲状腺癌。于2015年1月行右甲状腺碘125粒子植入术,后定期复查病情稳定。3 d前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咽痛、乏力加重,为求进一步治疗前来就诊。刻下症:神志清,精神差,声音嘶哑,咽痛,吞咽硬食物后疼痛加剧,纳差,寐可,小便可,大便干结。舌红,苔厚,脉滑。中医诊断:瘿瘤(瘀毒内结);高血压病。蔡师予以自拟瘀毒方加减,组成:山萸肉15 g,地黄20 g,山药30 g,麦冬15 g,白芍20 g,牡丹皮15 g,海藻15 g,昆布15 g,茯苓30 g,山慈菇10 g,焦三仙各10 g,酒苁蓉30 g,炙甘草6 g。7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早晚2次温服。1周后复诊示咽痛、乏力明显好转,继服上方至今,未诉不适。

按语:本案例患者舌红苔厚,脉滑。根据舌脉象辨证属瘀毒内结证,予以自拟瘀毒方加减。此外,患者年老乏力,予以山药、麦冬以扶正;因纳差故加焦三仙以改善脾胃,调理食欲;大便干结加酒苁蓉滋阴润燥以通便。蔡师认为患者年老故不可过用温补类药物,避免助毒邪滋长,临床获效颇佳。

参考文献

[1]WANG X Z,HANG Y K,LIU J B,et al.Over-expression of microRNA-375 inhibits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 cell proliferation and induces cell apoptosis by targeting ERBB2[J].Journal of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2016,130(2):78-84.

[2]戴云.张培宇主任中医治疗甲状腺癌的经验总结[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4.

[3]边杰,王衍全.石瘿之我见[J].中医杂志,1994(5):312-313.

[4]毛露凤,陈培丰.陈培丰教授从气论治甲状腺癌经验[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5,25(1):1-3.

[5]林鸿国,黄学阳.从中医角度认识甲状腺微小癌[J].新中医,2016,48(5):7-8.

[6] 王彤,郭霞珍,邓晓峰.从时藏角度研究中医肾在甲状腺轴对骨代谢的调节作用[C]//全国中西医结合中青年学术研讨会暨福建中西医结合研究院学术年会,2009:83-86.

[7]林燕萍,王和鸣,周瑞祥,等.实验性骨折愈合过程中垂体-甲状腺轴变化的免疫细胞化学研究[J].中国中医骨伤科,1994,2(5):7-9.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王鑫荣 胡皓 宋益康 蔡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