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胃对人体生命活动的调控机制探析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10-10 21:59:30 责编: 人气:

人体复杂、协调、有序的生命活动,都是在各脏腑的形窍间有机配合的综合效应,呈现出呼吸、睡眠、食物代谢、水液代谢、血液运行、生殖功能、精神情志等生命特征的和谐性、节律性、有序性。脾与胃作为五脏六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人体生命活动的调控机制,发挥着自己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笔者从脾胃为“气机之枢”的理论出发阐述脾胃对生命活动的调控机制,叙述如下。

脾胃在人体的特殊地位决定了脾对生命调控的特殊作用

1.脾胃为气机之枢

脾胃为气机之枢,“枢”,《说文解字》释为:“枢,户枢也,户之所以转动开闭之枢机也”[1],意为关键、冲要的意思。《类经》亦云:“枢则司升降而主乎中者也”,脾胃位居中央,是机体气机升降的枢纽,气机包括中气、全身阴阳之气、五脏气机。

脾胃是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五脏本身及五脏之间的升降,皆以脾胃升降的正常为前提,而脾胃又具有“冲和”之德,因此脾胃升降之枢,又具有调节、平衡作用,以维持各脏本身及脏与脏之间升降运动的相对平衡,防止其脏气的过与不及,以达到“气归于权衡”“以平为期”的生理要求,这就是脾胃为枢的调衡作用,是维持机体相对平衡的重要调节机制。

2.脾胃居中央灌四旁

脾胃同居于中央的空间位置,形成了一个阴阳互助、燥湿相济、升降相因的气化结构。脾胃经过气化作用将受纳、腐熟、运化的水谷精微,输布到四肢、腠理、五脏六腑、五官、百骸、九窍,发挥脾胃作为“气血之源”“气机之枢”“五脏之本的三大生命意义”,并形成脏气法时的时间规律。

脾胃对生命活动的调控机制

人体的正常生理状态是处于相对动态平衡,是一种有变化又相对恒动的具有定向运动的状态,即“阴平阳秘”的状态,而维持这一相对动态平衡状态,在于五脏之间正常的生克制化,以保持有序的升降出入。

中土之枢的升降正常,则脏与脏之间的升降运动就会相对平衡协调,在心肾则心火下降,肾水上升,阴与阳、精与神、水与火之间协调平衡;在肝肺则肝气生发,肺气肃降,气血得以上下贯通,在肺肾则气有所主,气有所纳,呼吸和利,水道通调。中土之枢的调衡作用,维持五脏之间升降出入运动的协调与平衡。

脾胃中土,其冲和之德,可维持各脏气的升降适宜,调其过与不及。脾可防其他四脏脏气太过,正如《医碥》[2]云:“藏属肾,泄属肝,此肝肾之分也。肝主升,肺主降,此肺肝之分也。心主动,肾主静,此心肾之分也。而静藏不致于枯寂,动泄不致于耗散,升而不致于浮越,降而不致于沉陷,则属之脾,中和之德之所主也”。《四圣心源》云:“脾升则肝肾亦升,故水木不郁,胃降则心肺亦降,而金火不滞,火降则水不下寒,水升则火不上热,平人下温而上清者,此中气之善运也。此论脾可防其脏气不及也”[3]。

脾胃具有时空性,是空间脾胃和时间脾胃的统一体,空间脾胃随时间的流逝而有节奏的变化着,表现为“居中央、灌四旁、运四时、应长夏”的时空结构。脏气因位运转,因时更代是由于气的升降出入,而脾胃升降是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故脾胃对四脏之气的运转及相互更代具有关键的枢纽作用。如《素灵微蕴》云:“土者,如车之轮,如户之枢,四象皆赖以为推迁……五运流转,故有轮枢之象焉”。

脾对生命活动的调控表现

1.水液代谢的调控

脾主运化的一个重要内涵即脾主运化水湿,故有“诸湿肿满,皆属于脾”之说。脾能调节人体水液代谢,对体内水液起吸收、转输和布散作用。水液的调节,由脾为气机之枢的功能主导。这里的水液,一方面是说水谷中的“水”,正如《素问·经脉别论》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另一方面是说病理产物“水湿”,即脾有运化水湿,即保持水液代谢平衡而不停留为患的生理功能。胃为水谷之海,饮食入胃,经腐熟消化,经过脾气将精微津液营卫之气上传于心肺,下传肝肾,输布四肢,荣养肌肉,运行周身气血,为机体所用,将糟粕排于体外,维护人的阴阳平衡。

脾胃为“气机之枢”,是气机升降的枢纽,而水湿的运化,实质是清者升、浊者降的过程。水湿的质地,其轻清的部分为清气,也称为清阳,重浊部分为浊气,即浊阴。清阳升,浊阴降,则脾胃水饮正常运转,而这一升降的调节枢纽皆在脾胃,正如李东垣所云:“在人则清浊之气皆从脾胃出”[4],脾胃为气机之枢,脾胃对水湿运化具有调控作用。

2.对血液运行的调控

脾统血,统为统摄,控制,脾有统摄或控制血液在脉管中正常运行而不致溢出脉外的功能。脾的统血是通过气的固摄作用而实现的,实际上是气对血的统摄作用的具体体现。正如清代沈明宗《沈注金匮要略》说,五脏六腑之血,全赖脾气统摄。唐宗海《血证论》中阐述:“血之归属在于血海,冲为血海,冲脉隶于阳明,故血证之热,责于阳明者尤多……若阳明之气实逆上则血亦随气上行而外逆而见吐血、呕血等证”[5]。阐明了阳明之胃气若上逆,阳明土气燥热伤津液与血海的不安、不静、不藏有直接关系。

气机的升降出入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根本,而脾胃为气机升降之枢,脾胃枢纽运行五脏之气使之升降正常。正如《类经》所言:“枢则司升降而主乎中者也”。脾胃属土,位居中央,为气机升降的枢纽,而具有中土冲和之德,因而运转有节、有度,具有调衡之功[6]。《灵枢·平人绝谷》言:“胃满则肠虚,肠满则胃虚,更虚更满,故气得上下,五脏安定,血脉和利”,因此可知,血在脉中正常运行,要靠气机升降的正常运转。气机升降运转正常则血能和利,而不至于瘀滞,以达统血之目的,因此脾胃之枢与脾主统血功能密切相关[7]。

3.对饮食代谢的调控

脾胃为仓廪之本,脾与胃一起主管饮食的消化和吸收,《素问·灵兰秘典论》言:“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脾主运化,主要为“为胃行其津液”,故《素问·经脉别论》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说明脾布散脾气、布散精气来帮助胃消化吸收食物水液[8]。

饮食物的消化吸收过程,是在脾胃之气的升降运动中完成的。正如程杏轩所言:“食物入胃,有气有质,质欲下达,气欲上升,与胃气熏蒸,气质之去留各半,得脾气一致,则胃气有助,食物之精得以尽留,至其有质无气,乃纵之使去,幽门开而糟粕弃矣”。故脾主运化的功能,源于脾的气化功能,即脾为气机之枢,司气之升降,脾升则脾主运化之功正常发挥,胃降则胃能收纳食物水液,故中焦脾胃的升降运动是脾主运化的内在机制,即脾为气机之枢调控着脾主运化的生理功能才能发挥[9]。

脾胃作为“气机之枢”对生命调控理论的临床应用价值

脾胃作为升降气机之枢纽,起到交通心肾的作用[10]。在临床当中常用封髓丹治疗由于脾胃气机升降失和引发的失眠、口腔溃疡等各种疾病。全方以苦寒与辛、甘温同用,黄柏苦寒以苦寒降泄、清热燥湿,甘草甘平以调和中焦脾胃,以砂仁运行脾胃之气。而砂仁、甘草用药目的在于通过升降脾胃之气机,使上焦之心火之证得以治疗。本方不单可治肾病遗精、下泄等证,凡是脾胃气机升降失和引起的水火不济、心肾不交等病证,皆可用之。

参考文献

[1]姜勇.《文心雕龙》枢纽论的天文学理解——兼与邓国光先生商榷.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12, 52 (1) :85-91

[2]清·何梦瑶.医碥.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5

[3]清·黄元御.四圣心源.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6

[4]金·李东垣.脾胃论.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7

[5]清·唐宗海.血证论.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6]吴顺安, 袁佑邦.脾胃气机升降探讨.青海医药杂志, 1991, 10 (3) :11

[7]纪立金.论脾胃为枢是机体内在平衡的调衡机制.福建中医学院学报, 2000, 10 (3) :14-16

[8]杨丽, 王彩霞.脾主运化的源流及发展.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6, 31 (5) :1773-1777

[9]纪立金.论脾藏意主思.福建中医学院学报, 2001, 11 (1) :28-30

[10]刘健, 万磊, 黄传兵.脾虚致痹探讨.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7, 32 (6) :2440-2444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刘亚楠 纪立金 陈丽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