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运六气向新冠肺炎亮剑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20-04-30 20:39:07 责编: 人气: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是一场人类共同的灾难。在抗击新冠疫情的中国方案中,中医药功不可没,令人鼓舞,不但在遏制国内疫情方面发挥重大作用,更随着海外疫情的蔓延,中医药抗疫经验走出国门,迈向国际战场。

从天花、疟疾,到非典、甲流、新冠肺炎,千百年来,中医药在抗疫历史中,从未缺席,摸索出众多防护方法,屡屡建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新冠病毒的起源、传播及演变备受关注。今天让我们跟随顾植山教授的脚步,从中医“五运六气”的角度来分析此次新冠肺炎的具体情况。

顾植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龙砂医学流派代表性传承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中华中医药学会五运六气研究专家协作组组长,世界中联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会长,安徽中医药大学教授,无锡市龙砂医学流派研究院院长。曾先后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特别专项课题及国家十一五、十二五科技重大专项中医疫病预测预警方面的课题组长,代表著作《疫病钩沉——从运气学说论疫病的发生规律》等。

从五运六气看新冠疫情的病因病机

顾植山从去年开始,就关注疫情的有关情况。武汉疫情暴发以后,顾植山发表了多篇有深度的研究论文,如:2020年1月发表在《世界中医药杂志》的《五运六气看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2020年3月1日发表在《光明日报》的《从五运六气理论看新冠肺炎疫情》等。

顾植山认为:五运六气是中医学天人合一思想的精粹,也是当前中医药学“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及让“古老文明的智慧照鉴未来”的核心内容。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疫情,是学习和体验运气理论的一次绝好机会。

顾植山在文章中指出:新型冠状病毒虽为这次疫情的直接致病源,但《黄帝内经》对疫病的发生,有天、人、邪“三虚致疫”的理论,认为大疫情的产生,必有相应的运气条件。

凡学习五运六气者都会关注到:顾植山曾在2019年分析预测己亥年末的运气条件容易产生疫情,并依据己亥岁在泉之气的少阳相火病机,推荐使用柴胡类方取得了较好效果;但进入庚子岁后,五运六气有了变化,清代著名温病学家薛雪说:“凡大疫之年,多有难识之症,医者绝无把握,方药杂投,夭枉不少,要得其总决,当就三年中司天在泉,推气候之相乖者在何处,再合本年之司天在泉求之,以此用药,虽不中,不远矣。” 顾植山从多因子角度分析,依据 “三年化疫”的理论,联系到三年前丁酉岁的“地不奉天”“柔干失刚”,指出“伏燥”和“木疬”是新冠疫贯穿始终的病机之本,随时变化的火、湿、寒等是病机之标,处理好润燥与化湿的矛盾,是防治新冠疫的关键。新冠感染中,还有一个病机是“火”。年前的少阳相火明显易识,进入庚子岁后,少阳渐退,庚子的司天之气是少阴君火,在岁气交司之初与初之气的客气太阳寒水兼夹出现,不易觉察。网上反映有些病人“每到半夜就会冷得要命,冷到骨头里,没有这么冷过。”按照《伤寒论》六经欲解时理论,这是辨识少阴病的关键性依据。

对于新冠疫的传染性,顾植山分析说:为什么新冠肺炎的传染性超过了SARS?我们看到SARS的运气因子里是没有“风”的,而己亥年是厥阴风木司天,引动的是“木疠”。由此,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强于SARS就不难理解了。

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五运六气”再次亮剑

综合分析各个运气因子,顾植山教授认为,本次疫情的发生,燥、湿、火、寒、风都有,六淫杂陈,错综复杂。顾植山在2003年SARS时就提出“疫毒必藉时气而入侵,得伏气而鸱张”“伏气为本,时气为标”等理论,故不管湿热还是寒湿,“伏燥”和“木疠”之气是贯穿始终的病机之本,随时变化的火、湿、寒等是病机之标。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于岁气交接之际,又有三年化疫的伏邪因素,病机错综复杂又随时变化,故治疗亦需要灵活机动。六气杂陈,要考验中医整体把握的能力,要随时察运,因变求气。

预防方面,顾植山推荐了吴师机的“辟瘟囊”(外用),以及“庚子春养生防疫方”(内服)。推荐“辟瘟囊”是该方六味药分司六经,吴师机在方后注云:“用羌活(太阳)、大黄(阳明)、柴胡(少阳)、苍术(太阴)、细辛(少阴)、吴萸(厥阴)……药备六经法也。”针对六气杂陈的复杂情况,此方药仅六味而六气全覆盖,药味少而药力专精。“庚子春养生防疫方”的组成:西洋参6g,麦冬10g,北五味3g,苍术10g(多汗者可改用白术),防风5g,甘草3g,黄芪10g,杏仁5g,升麻3g。组方依据:本次疫情的主要病机“伏燥”易耗损心肺,故以养阴润燥的生脉散滋养心肺;《黄帝内经》讲的“丁酉失守其位”后三年化的“木疠”容易犯土,加上患者症候表现亦多寒湿,故配上化湿辟浊的神术散;三因司天方中针对庚子岁初之气的太阳寒水加临厥阴风木,要加升麻和杏仁,李东垣讲“升麻引胃气上腾而复其本位,便是行春升之令”;加黄芪则取玉屏风固表御邪之意。此方用意不在杀毒,不是药证对应,而是遵循《黄帝内经》“必先岁气,无伐天和”“谨守气宜,无失病机“的原则,着意在和气养生,扶正抗疫。

对于新冠感染的治疗,疫情爆发之初,顾植山根据当时临床多见症,推荐了以下两则常用方:

加减葳蕤汤(据朱肱《活人书》方加减):玉竹20~30g,白薇(姜汁炒)6g,麻黄6g,羌活6g,杏仁6~10g,川芎6~10g,甘草6g,生石膏(先煎)15~50g(视发热情况而定),葛根15g,升麻6g。

此方适用于内燥外寒者;部分兼湿者,初服葳蕤汤不效,或服后有腹泻者,合神术汤(散)用即效,已有临床多例证明。

升阳益胃汤(据李东垣《内外伤辨惑论》方加减):黄芪20g,党参10g,白术5g,甘草5g,羌活5g,独活5g,防风5g,白芍5g,陈皮5g,柴胡3g,黄连1g,大枣(擘)6g,生姜3片,清半夏10g,茯苓3g,泽泻3g。

此为李东垣治“肺之脾胃虚”方。己亥年用此方治土运不足产生的消化道疾病,每获奇效。李东垣此方用于秋季有燥而见“怠惰嗜卧”“体重节痛”“饮食无味”等症者,新冠肺炎阳气虚损,消化道症状明显者,适合用此方。

以上防治方编入《无锡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病中医药预防方案》,并在无锡地区得到全面推广应用,也得到了全国各地五运六气团队及龙砂医学传承人的积极响应。就辟瘟囊一项,据不完全统计,除无锡市中医医院制做了2万个,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制做了1万个辟瘟囊发放外,在江苏和山东省的多个市县,北京、天津、湖北、河北、陕西、广东、浙江、安徽、福建、黑龙江、辽宁、青海、山西、河南、湖南、江西、海南等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及台盟中央等单位,制做发放辟瘟囊在20万个以上,最近又推广到海外欧美诸国。

“庚子春养生防疫方”也得到广泛推广。新冠感染查出来阳性,但没有症状的人,一般会慢慢出现症状,顾植山着意观察能否通过“庚子春养生防疫方”把病程阻断在受感染之初:江阴市青阳镇的一个隔离观察点,从年初三(1月27日)开始对隔离人员服用“庚子春养生防疫方”,前后服用者53人,13天后,无1例出现症状,这让顾植山有了信心,各地龙砂弟子将所推荐方药迅速投入到当地疫情防预中。

举例(一):无锡惠山区为避免医务人员感染,区卫健委从1月23日开始,就在顾植山教授电话指导下,对全区一线医务人员开展了中药预防;又在发现了首例确诊者张某的当日,安排跟其有过接触的17名医务工作者和4名其他密切接触者服用“庚子春养生防疫方”(由原来的预防用量调整为治疗用量),至隔离14天结束时,所有17名医务工作者和4名密切接触者均正常。惠山区卫健委还从2月6日开始给全区隔离点的密切接触者1700多人全部服用了“庚子春养生防疫方”,至隔离结束,采样检查没有一例出现阳性。负责实施这一方案的惠山区中医院吴贞医生因此获无锡市委组织部、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记功奖励。

举例(二):湖北汉川市人民医院疫情发生后,医护人员感染较多,至1月26日已感染18例,其中重症3人,危重症1人。随即开始发放“辟瘟囊”和“庚子春养生防疫方”进行预防,先后分四次,对全院2080名职工累计发放8189人次汤剂或颗粒剂,每人每日1剂,连服3天。至2月5号虽然又陆续发现了15例感染者,但已无人转为重症;2月5号后,则再无医护人员感染。平均住院日则从21.7天,降为16.5天。

举例(三):福建顺昌县总医院在抗疫期间免费发放预防方1860剂,医院王鹤民副院长汇报称:“我县把顾植山老师的预防方推荐提供给全县人民免费喝,致中药供不应求,目前除了一例确诊病人,一例疑似病人,全县百姓都平安,县领导高度满意。”

其他如天津市公安武清分局50名警察(经常执行任务接触密切接触人员)、淄博市参加新冠防疫工作的武装部工作人员、济宁市汶上县防疫指挥部和卫健局工作人员、山东省兖矿新里程总医院的1800名医务人员等,服用此预防方后,均无一例发生感染。

“五运六气”多方参与抗疫

顾植山领导的龙砂五运六气团队的骨干们,有20多人奔赴湖北前线参加了抗疫战斗,更多弟子则奋战在当地的抗疫一线, 其中有:

叶永安:第二批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总领队。

史锁芳:第三批国家中医医疗队(江苏队)队长、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方舱医院副院长。

贺朝雄:湖北省孝感汉川市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

代晓红:湖北省武汉市雷神山医院辽宁医疗队中医组组长。

黄腊平: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长、武汉市第一医院中医治疗专家组成员。

陆曙:江苏省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成员、无锡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专家诊治组组长。

李宏:山东省流行病传染病防控和应急处置中医药专家委员会副组长。

刘威:湖南省常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防疫组组长。

林琳:广东省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副组长。

吴贞: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密切接触者预防用药工作负责人、惠山区中医防治组组长。

喻闽凤:广东省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成员。

余尚贞:广东省江门市五邑中医院中医药防控专家组组长。

唐明:山东省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

李玲:山东省临沂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专家。

宋光明:天津市4个医学观察隔离点副指挥、医疗防控组组长。

史玉虎:安徽省中医药新冠肺炎防控专家组派驻滁州市新冠肺炎防治中医专家组组长等。

顾植山通过电话和微信与他们保持密切联系,常常每天进行远程会诊,讨论到深夜。多名弟子讲,有了顾植山老师的指导,面对新冠肺患者,心中就有了底,一点也不慌了。例如在危重症的抢救中,驰援武汉的叶永安、黄腊平、代晓红和山东的李宏、李玲等都有通过远程会诊,采纳顾植山“伏燥在太阴,急从阳明解”的思路,应用金匮麦冬汤逐痰救肺而取得成功的案例。黄腊平在总结重症救治的文章中说:“根据顾老师对于新冠肺炎五运六气的病因病机以及治疗大法的解读,考虑为伏燥为本,寒湿为标的特点……我们选用最多的是《金匱》麦门冬汤,有4例病人,从接手到出院没有变过,2周左右肺部吸收明显改善,核酸3次均为阴性,病人临床症状在两三贴后基本消失。有3例病人使用了正阳汤合生脉散,取得同样效果。”

在抗疫前线,大家还总结了用五运六气“三因司天方”中,针对庚子年少阴君火司天的“正阳汤”为主,治疗新冠患者久不转阴和转阴后复阳等疑难问题的成功经验。

他们都在抗疫前线做出了成绩和贡献,得到中央和各地媒体的大量报道。例如,对史锁芳的报道,仅中央电视台的就有:

《江夏方舱医院医疗副院长史锁芳介绍轻症患者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法》 中央电视台 [战疫情特别报道]武汉直播间 2020-2-15。

《战疫情·武汉江夏方舱医院医疗副院长史锁芳 放松心情 科学认知 勿盲目查方吃药》cctv-13新闻频道 朝闻天下 2020-2-16。

《战疫情·武汉江夏方舱医院医疗副院长史锁芳武汉江夏方舱医院:中医为主对症治疗》 cctv-13新闻频道 朝闻天下 2020-2-16。

中央媒体对叶永安的报道有:

《央视新闻面对面 ICU病房里的中医》央视新闻 2020-3-19。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叶永安教授——将中医治疗引入重症监护病房》人民日报海外版2020年3月14日2版。

《在病毒载量最高的ICU病房,患者已开始接受中医治疗》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 2020-3-1。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叶永安:中西医联手救治危重症大有可为》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 2020-4-17。

顾植山的弟子、陕西省宝鸡市中医院的王凯军主任,根据顾植山三阴三阳开阖枢理论创制的“龙砂开阖六气针法”简单易行,疗效立竿见影,也在这次抗疫斗争中发出了异彩!江苏省中医院史锁芳教授在武汉江夏方舱医院应用龙砂开阖六气针法抗疫和湖北省汉川市人民医院高杰元应用六气针法抗疫的病例都在媒体上有了报道,天津武清区中医院的王文华和天津市北辰区中医医院丁为国组织武汉方舱医院的医生和病人开展龙砂开阖六气指压针法也收到了很好效果,得到许多病人的称赞。

目前,抗击疫情阻击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一个又一个具体真实的临床治愈数据,凸显了传统的“五运六气”在疫情中的重要作用,展现了传统中医的显著疗效。我们讴歌现代与时俱进的“五运六气”专家们。他们不畏困难,一直沿着前辈们的足迹在探索,在守正创新!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