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药人”学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方药探讨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20-04-19 08:14:03 责编: 人气: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简称“新冠肺炎”,是一种急性感染性肺炎,其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该病初起时患者多见发热、乏力、干咳,并逐渐出现呼吸困难症状。目前该病的感染源仍不明确,可能传播途径有飞沫传播、接触传播和粪口传播[1]。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截至2020年2月24日24时,我国有确诊病例47 672例(其中重症病例9 12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7 323例,累计死亡病例2 66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7 658例,现有疑似病例2 824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41 74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7 902人。

目前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主要是中西医结合对症治疗。大量无症状的集中隔离、居家隔离人群和密切接触者只能隔离观察,等待确诊或解除隔离,更无有效的预防和干预手段。针对数量更为巨大的未感染人群,各地出台的中医药预防处方超过100首,方药分析显示其以益气固表、清热解毒类药物组合为主[2],并未明确考虑人群体质差异。中医学提倡辨证施治,三因制宜。即使疫毒之气感染人体,不分男女老幼,皆可致病,中医治疗疫病也须结合证候、体质区别用药。疫病预防亦须遵循“因人制宜”“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原则,尤其针对不同人群体质特征,应有不同的预防方药。

黄煌教授创立的“方-病-人”体系,创造性地提出“药人”“方人”体质学说。“药人”“方人”学说通俗易懂,实用性强,非专业人士亦可自行掌握[3]。因此,尤其适用于指导新冠肺炎疫情中密切接触者、隔离人群及未感染人群预防方药的选择。“药人”是从临床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最常见的人群体质,基本可以涵盖大多数中国人,“药人”可分为“麻黄人”“桂枝人”“柴胡人”“半夏人”“黄芪人”“大黄人”[4]。笔者长期跟随黄煌教授学习,受益匪浅。本文根据6种“药人”的基本体质特征,分析不同“药人”感染疫病的发病特征,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基于“药人”学说的预防方药。

1“药人”的基本体质特征

1.1“麻黄人”

体格粗壮,皮肤较粗糙且干燥,对外界反应不敏感。不适多表现为面色黄暗,喜热恶寒,受风寒后多出现肌肉、骨节酸痛,身体自觉沉重,发热无汗等症状;常可见鼻塞、喘息;亦可见浮肿,渴不欲饮,小便偏少,舌体胖大,苔白且厚,脉浮有力。“麻黄人”常见于体格壮实的中青年和体力劳动者。其患病的主要诱因常是呼吸系统疾病、关节痛、疲劳、寒冷等[4]。“麻黄人”适于较大剂量服用麻黄及安全使用麻黄类方,代表方剂为麻黄汤、麻黄附子细辛汤、葛根汤等。

“麻黄人”体质特征概括为“钝”“闭”二字。“麻黄人”太阳经气旺盛,太阳经“藩篱”功能较其他体质之人强大,故皮肤腠理紧实,汗少,对外界刺激迟钝。如风寒邪气袭表,邪气强盛才能侵入“麻黄人”太阳之表,激发太阳伤寒表实证。疫毒之气非常时六淫之气,其侵袭力、穿透力极强。

若“麻黄人”感染疫毒之气,初期邪气强度不足,往往无临床症状,成为“无症状感染者”或“超级传播者”;一旦邪气过盛,“麻黄人”旺盛的太阳经气与之进行激烈交争,则患者出现极为明显的恶寒壮热,身体疼痛、咳嗽、喘息等表证,同时邪气被阻于太阳经,可长时间处于太阳表证阶段而不内传。

1.2“桂枝人”

体型多偏瘦,肤色白皙少泽,皮肤潮湿,口唇暗淡,腹部平坦,腹部肌肉坚紧而缺乏底力。不适严重者会出现“舟状腹”,两腹直肌拘急,一般无浮肿,舌质淡嫩,脉弱。多可发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等疾病[4]。“桂枝人”适合长期服用桂枝及其类方,代表方剂为桂枝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小建中汤等。

“桂枝人”体质特征概括为“虚”“漏”二字。“桂枝人”太阳经气不足,皮肤湿润,皮肤腠理较为纤薄,毛孔易开泄;太阴经气亦不足,肌肉纤弱,虽较坚紧,但不耐持久。“桂枝人”太阳经“藩篱”功能较其他体质之人较弱,对外界刺激敏感。如风寒之邪袭表,即使邪气较弱,亦能侵入“桂枝人”太阳之表,激发太阳中风表虚证。

若“桂枝人”感染疫毒之气,疫毒之气极易穿透太阳经,快速进入少阳、阳明经。同时,“桂枝人”太阴经气不足,正气抵御能力低下,疫毒之气易陷入三阴经,出现阴证。因此,“桂枝人”表现太阳表证的时间很短,往往很快传变,甚至出现严重症状。另外,“桂枝人”太阴经气不足,出现腹泻等消化道症状的几率较大。“桂枝人”往往不能耐受麻黄剂,或大剂量或长期使用解表药,易出现心悸、肢体震颤等不良反应。

1.3“柴胡人”

体型中等或偏瘦,面色微暗黄,或青白色,或青黄色,少泽。全身肌肉比较坚紧,舌苔正常或偏干。不适多为自觉症状,情绪易波动,对气温变化的反应较敏感,食欲多受情绪影响,四肢易冷;女性“柴胡人”多见月经不调,经前胸闷、乳房胀痛或结块等病证。“柴胡人”多发生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等疾病[4]。“柴胡人”适于长期服用柴胡及其类方,代表方剂为小柴胡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桂枝汤、四逆散等。

“柴胡人”体质特征概括为“紧”“郁”二字。“柴胡人”太阳经气介于“麻黄人”和“桂枝人”之间。“柴胡人”往往长期处于精神和全身肌肉紧张状态,心思专注,不易改变初衷,重视规则,不喜变通,气机易郁滞。与“桂枝人”不同,“柴胡人”的肌肉紧张是持续耐久的。

若“柴胡人”感染疫毒之气,疫毒之气突破太阳经后,往往稽留于少阳经,根据“方人”的不同,可出现少阳病、太阳少阳合病或三阳合病等;若治疗不及时,则继续传变进入三阴经,但传变时间较“桂枝人”长。“柴胡人”一般可耐受麻黄剂。

1.4“半夏人”

形体中等或偏胖者居多,皮肤滋润或油腻,或有浮肿貌,或黄暗,缺乏正常的光泽。患者主诉多繁杂且怪异,情感丰富且变化起伏大,多疑多虑,易出现呕恶、痰黏或咽喉异物感等。脉象多正常,偶见滑利;舌象多正常,偶见腻苔或偏厚苔,或舌边有两条由细小唾液泡沫堆积而成的白线(半夏线),或有齿痕舌[4]。“半夏人”适于较长时间或大量服用半夏及其类方,代表方剂为温胆汤、半夏厚朴汤、小半夏加茯苓汤等。

“半夏人”体质特征概括为“圆”“腻”二字。“半夏人”太阳经气介于“麻黄人”和“桂枝人”之间,与“柴胡人”类似。但“半夏人”太阴经气通常较虚,易生痰浊,此与“柴胡人”不同。“半夏人”往往情感丰富,思维灵活,易于变化,情商较高,易于变通,不喜坚持,容易胆怯;形体、脸型、面部五官趋于圆润,表情丰富,眼睛圆而大,眨眼频繁;皮肤油腻,舌苔多腻或有“半夏线”。

若“半夏人”感染疫毒之气,疫毒之气透过太阳经后,传变规律变化多样,往往出现多经合病,多见寒热错杂证,总以痰湿内生为特点,或痰热胶结,或寒痰内阻。“半夏人”一般可耐受麻黄剂。

1.5“黄芪人”

面色多黄,或黄白相间,或黄暗,缺乏光泽,呈现浮肿貌,且目无光彩,全身肌肉松软,尤其腹壁肌肉松软无力,犹如棉花,按之无抵抗及压痛感,咽喉多不红,舌质淡,舌胖,舌苔润滑。平素汗出畏风,遇风冷易于过敏,或鼻塞,或感冒,或咳喘;易于浮肿,特别是下肢,易出现肢体麻木。“黄芪人”体质的形成除与遗传有关外,尚与缺乏运动、营养不良、疾病、衰老等有关。“黄芪人”多见于中老年人,易发生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免疫系统疾病、糖尿病、骨关节退行性病变、血液系统疾病等[4]。“黄芪人”适于长期服用黄芪及其类方,代表方剂如黄芪建中汤、黄芪桂枝五物汤、防己黄芪汤、玉屏风散等。

“黄芪人”体质特征概括为“松”“软”二字。“黄芪人”太阳经气较“桂枝人”更虚,太阴经气亦不足。“黄芪人”皮肤松弛,腠理疏松,肌肉软弱无力,平时易于汗出,畏风,或感冒。“黄芪人”血液循环较慢,尤其是微循环容易出现障碍,肢体或脏器供血不足,多见水肿或麻木。

“黄芪人”太阳经“藩篱”功能最弱,卫外功能形同虚设,如“黄芪人”感染疫毒之气,只要沾染邪气,往往直接陷入三阴经,出现阴证和危急重症。“黄芪人”不能耐受麻黄剂及大剂量或长期使用发汗解表方药。

1.6“大黄人”

体格健壮,肌肉较为结实,口唇红或暗红,食欲多旺盛,容易出现腹胀或便秘,精神状态饱满,易烦躁、冲动,皮肤易生疮、痘,舌苔多厚。“大黄人”多见于中老年人,易发生消化系统疾病、代谢性疾病、感染性疾病及皮肤病等[4],如高血压、高脂血症等。“大黄人”长期使用大黄比较有效且较为安全,代表方剂为三承气汤、桃核承气汤、三黄泻心汤、防风通圣散等。

“大黄人”体质特征概括为“积”“浊”二字。“大黄人”太阳经气介于“麻黄人”和“桂枝人”之间,与“柴胡人”“半夏人”类似,但“大黄人”易产生并积存各种病理性产物,如粪便、痰浊、瘀血、热毒等,症状上表现为面部油污暗红、疔疮、口臭脚气等污浊之象,舌苔厚腻。“大黄人”热证多于寒证,常见于高血压、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等实热证。

若“大黄人”感染疫毒之气,疫毒之气进入太阳经后,因表里俱实,极易化热,容易出现阳明病、太阳阳明合病或三阳合病,高热、咳嗽、便秘等症状会持续较长时间,不易进入三阴经,应用抗生素治疗有较好的疗效。“大黄人”一般可耐受麻黄剂。

2 药人”的伤寒六经特点

基于6种“药人”的基本体质特征,归纳其伤寒六经偏颇特点。本文探讨预防方药,预防方药主要用于未感染疫毒之气时,或沾染疫毒之气而未发病的极早期。在极早期,疫毒之气必从太阴经而入,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少阴病和厥阴病。故本文未作详细探讨。6种“药人”的伤寒六经特点见表1。

3 预防方药

目前,存在大量的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隔离人群及未感染人群,均无发热、干咳等临床症状,属于“无证可辨”的情况。新冠肺炎属中医“天行”“疫病”,发病遵循《伤寒论》的六经传变规律。新型冠状病毒属“疫毒之气”,由口鼻而入,首犯“六经之藩篱”———太阳经,这是普遍规律。有病毒感染但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或隔离人群,病毒必稽留于太阳经,根据“药人”体质特征,须解表或固表祛邪外出。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或隔离人群或未感染人群须做好防护。若疫毒之气(新型冠状病毒)侵袭人体,太阳经首当其冲,此类人须固表培本,提高太阳经防御能力。故根据6种“药人”的体质特征,总结出相应的新冠肺炎预防方药,见表2。

4 注意事项

(1)预防方药适用于无症状的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人群、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及未感染人群。(2)如已有临床症状请及时就医。(3)有基础疾病者,儿童,或孕产妇,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4)建议优先使用中成药,尤其是防风通圣散、柴葛解肌汤、荆防败毒散,其药味繁多,煎煮不便,强烈建议使用中成药。(5)不同“药人”的太阳经气状态不同。(6)“麻黄人”“柴胡人”“半夏人”“大黄人”的预防方药均包含解表药。(7)“麻黄人”的太阳经气最为充盛,其体质适用麻黄等解表药,一段时间内连续服用解表药较为安全,建议“麻黄人”服用预防方药可每日1次,连续服用5d,停药2d再继续服用。(8)“柴胡人”“半夏人”“大黄人”太阳经气状态逊于“麻黄人”,不可连续服用解表药,建议服用方药可隔日1次。(9)“桂枝人”“黄芪人”服用预防方药,建议每日1次,连续服用3d,停药2d再继续服用。

5 小结

本文基于黄煌的“药人”体质学说,总结出6种“药人”基本体质特征,即“麻黄人”“桂枝人”“柴胡人”“半夏人”“黄芪人”“大黄人”,并根据不同“药人”体质及其对应的六经特点,推荐了对应的新冠肺炎预防方药,以期指导新冠肺炎疫情中密切接触者、隔离人群及未感染人群的预防用药。

参考文献

[1]GUAN W,NI Z,HU Y,et al.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J].MedRxiv:1-30[2020-2-6].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6.20020974v1.

[2] 丁霞,李园,李萍,等.基于关联规则探讨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协定处方的用药规律[J/OL].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15[2019-2-13].http://subject.med.wanfangdata.com.cn/UpLoad/Files/202002/c13652848deb48eba9acac38025d72b3.pdf.

[3]邢苏斌,邢志远.学习《经方使用手册》的体会[J].中国民间疗法,2015,23(10):1.

[4]黄煌.中医十大类方[M].2版.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2,36,58,86,108,186.

[5]黄煌.黄煌经方使用手册[M].3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8:49,71,76,102,124,201.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张治国 程引 黄煌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 南京中医药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