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为胃之外候 从胃论治咽痛

来源:老中医秘方 时间:2019-04-21 11:43:54 责编: 人气:

王彦刚运用化浊解毒法从胃论治咽痛

咽痛是因邪客于咽, 或脏腑损伤, 累及咽部所致 红肿疼痛的症状, 可伴咽干、 咽痒、 咽堵、 异物感、 生 疮溃烂、 发热恶寒、 咳嗽咳痰、 声嘶喑哑等症状。 归 于现代医学的 “慢性咽炎” “咽异感症” 范畴。 咽痛 的发病除咽喉局部因素外, 胃食管反流病、 慢性萎缩 性胃炎及肠化异型增生等癌前期病变 [1] 也可引起咽 痛的症状。 临床上以咽痛就诊的胃病患者, 若单以慢 性咽炎或 “梅核气” 治疗, 效果欠佳。 此时, 医者可以 考虑从胃论治。

王彦刚教授从事脾胃肝胆疾病研究近三十载, 治愈的咽痛患者数量繁多, 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兹将 其临床经验介绍如下。

咽为胃之外候 从胃论治咽痛

咽为胃之外候

咽既为胃之 “关口” , 又为胃之 “外候” 。 古名嚥、 嗌。 最早记载于《说文解字》 中 “咽者, 言食因于是以 上下也” 。 《灵枢 ·忧恚无言》中正式提出 “咽” 的概 念: “咽喉者, 水谷之道也” 。 咽与五脏均有关联, 但 胃与之最为密切。 “咽者咽也, 主通利水谷, 胃气之 道路” , “咽系柔空, 下接胃本, 为饮食之路, 主纳而 不出” , “喉主天气, 咽主地气” , “地气……谓饮食 之气” 。 均可体现出咽为饮食出入的要道, 胃之门户。 咽主吞咽, 胃主纳谷, 共同完成饮食的摄纳。 经络循 行中, 咽属胃系, 足阳明胃经 “其支者, 从大迎前下人 迎, 循喉咙, 入缺盆” 。 所以, 胃部的疾患可直接反映 于咽。 现代研究发现, 咽部与胃肠运动均受制于交 感神经及迷走神经, 胃肠运动障碍、 交感及迷走神经 功能失调累及咽神经丛出现咽部症状 [2] 。

浊毒致病

王教授认为浊毒致病 [3-4] , 内因饮食失节 (洁) 、 情志不畅、 他邪转化或水湿痰饮、 瘀血、 汗液、 二便 不通, 浊阴水湿无以出路。 外因生活环境、 生活方式 的改变。 “内外相引” 脾胃失健, 内生水湿, 水反为 湿, 谷反为滞, 积湿成浊, 积滞化热, 郁热内生, 蕴 热入血而为毒。 浊毒最易侵袭胃腑, 胃中浊毒上犯咽 窍, 则出现咽痛、 咽堵、 咽部异物感等症状。 其致病 特点多黏滞缠绵、 阻碍气机、 入血入络、 易积成形、 败坏脏腑、 耗气伤阴。

从胃论治,化浊解毒

王教授认为, “浊毒” 由湿、 瘀、 滞、 积、 毒、 痈六 者混杂交结于而成 [5] 。 临床上审病求因, 四诊合参, 尤其注重脉诊、 舌诊及咽部望诊, 运用浊毒理论, 以 化解胃中浊毒为基本大法, 从祛湿、 清火、 降气、 通 络、 排痈、 养阴等方面入手, 分别治疗常见性、 难治 性咽痛, 如堵、 咽暴痛、 咽痛如有异物、 咽部刺痛、 咽 痛生疮溃烂、 咽干痛等症状。 临床用药注重药性与功 效的结合, 同时擅用药对。 化解胃中浊毒, 缓解咽痛 症状。

1. 咽痛如堵 “湿为浊之渐, 浊为湿之极” [6] , 浊毒源于水湿。 脾胃为运化水湿的关键脏腑, 若浊 困脾胃, 或脾胃本虚, 脾胃不运则水湿内生, 且湿邪 易侵, 浊邪留于胃脘上犯咽部, 则咽痛如堵。 治宜祛 湿化浊毒, 茯苓、 生白术健脾祛湿, 茯苓味甘、 淡, 性 平。 淡能渗泄水湿, 使湿浊从小便而走。 生白术味甘、 苦, 性温, 归脾、 胃经。 《本草通玄》 中称其: “补脾胃 之药, 更无出其右者。 土旺则清气善升, 而精微上奉, 浊气善除, 而糟粕下输” 。 二药相伍, 祛脾胃水湿, 健 脾胃之气, 内外相合则湿无以生。 若湿浊缠绵顽固、 陈腐瘀积时, 用芳香化浊之石菖蒲、 郁金, 使脾胃气 机振奋, 祛除湿浊。 其中, 石菖蒲味辛、 苦, 性温, 归 心、 胃经, 有开窍醒神、 化湿和胃之功。 可 “开心孔, 通 九窍, 明耳目, 出音声” , 为化湿和胃、 振奋脾胃之妙 药也。 郁金味辛、 苦、 性寒, 归肝、 胆、 心经。 可活血行 气, 利胆退黄, 二药相伍荡涤黏腻湿浊。

2. 咽部暴痛 浊毒致胃气郁积化火, 火热又 变生浊毒, 浊毒随着胃火循经上炎, 热所上冲, 则咽 暴痛。 如张景岳云: “胃气直透咽喉, 阳明之火最为 盛” 。 故以清胃火解浊毒为治法。 药用生石膏、 夏枯草 等清热泻火之品, 其中, 生石膏味甘、 辛, 性大寒, 归 肺、 胃经, 有清热泻火, 除烦止渴之功。 可 “除肠胃中 膈热……咽热” 。 夏枯草, 味辛、 苦, 性寒。 能清热泻 火, 散结消肿。 加强生石膏泻火之力。 咽痛势急者, 冬 凌草味苦、 甘, 性微寒, 归肺、 胃、 肝经。 可清热解毒、 利咽止痛。 自唐朝始, 淇水两岸 “冰冰草盛” , 百姓多 泡水饮之, 可 “解毒热、 清浊气, 泣咽喉” 。 木蝴蝶味 苦、 甘 , 性凉, 归肺、 肝、 胃经。 可疏肝和胃、 清肺利咽。 “项秋子云, 凡痈毒不收口, 以此贴之” 。 现代研究发 现, 木蝴蝶可护膜愈疡, 有修复胃黏膜的作用 [7-8] 。 二 者迅速缓解咽部疼痛, 标本兼治。

3. 咽痛如有异物 胃气以降为顺、 以通为用, 若 浊毒凝结, 壅遏于胃, 胃失通降, 胃中浊气上冲咽窍, 则咽痛如有异物。 宜通降胃气, 通腑泄浊。 炒槟榔味 苦、 辛, 性温, 归胃、 大肠经。 有行气消积之功, 《本 经逢原》 言: “槟榔性沉重, 泄有形之积滞” 。 莱菔子 味辛、 甘, 性平, 归肺、 脾、 胃经。 降气化痰、 消食除 胀, 可 “攻坚积、 疗后重” , 有 “撞墙倒壁” 之势 [9] 。 二 者通腑泄浊, 使胃中糟粕浊毒由肠道而走, 给邪以出 路。 胃气的通降与肝气的疏泄关系密切, 肝气调畅助 于胃之通降。 若肝之浊毒克犯胃土, 致 “肝气犯胃” , 则宜疏肝和胃。 香橼、 佛手味辛、 苦、 酸, 性温, 均归 肝、 脾、 胃、 肺经。 有疏肝解郁、 理气和中、 燥湿化痰 之效, 用于因肝失疏泄, 肝之浊毒犯胃, 致胃气上逆 者。 用通腑泄浊、 疏肝行气之法, 共同保证胃气的通 降顺畅。

4. 咽部刺痛 浊毒壅塞胃部经络, 气血流通不 畅, 则气滞血瘀, 不通则咽部刺痛。 通胃络将聚集的 浊毒攻散, 使浊毒随气血津液代谢排出体外。 牡丹 皮、 丹参均有凉血活血之效, 牡丹皮味苦、 辛, 性微 寒, 归心、 肝、 肾经。 可 “治肠胃积血” 。 丹参味苦、 性 微寒。 “善疗风而散结, 性平和而走血” , 能祛瘀生新 而不伤正, 血行则积自行。 若胃络瘀阻蓄积, 大聚乃 起, 醋三棱、 醋莪术味辛、 苦, 归肝、 脾经。 可破血行 气、 消积止痛。 三棱性平, “从血药则治血, 从气药则 治气, 老癖癥瘕积聚结块, 未有不由血瘀、 气结、 食 停所致” 。 莪术性温, 《日华子本草》载: “治一切血 气, 开胃消食” 。 与三棱相伍, 辛散苦泄, 治一切凝结 停滞有形之坚积。 二药中病即止, 勿过服。

5. 咽痛生疮溃烂 “浊毒” 日久, 中州成累卵 之势, 运化失职, 肉腐血败, 胃痈乃生 [5] , 日久则咽 痛生疮溃烂, 需从痈论治。 薏苡仁味甘、 淡, 性凉, 归脾、 胃、肺经。 为 “阳明药” , 能 “健脾益胃” 。 有 利水渗湿、 健脾除痹、清热排脓之功。败酱草味 辛、 苦, 性微寒, 归胃、 大肠、肝经。 有清热解毒、排痈消脓、 祛瘀止痛之功。 因其“善排脓破血, 仲 景治痈皆用之” 。二药大大加强清热解毒、 消痈排 脓之功。浙贝母味苦, 性寒, 归肺、 心经。 可散结 消痈、 清热化痰。 《本经逢原》言其可 “疗喉痹” , “一切痈疡肿毒” 。矿石介类药物多具有收湿敛 疮的功效, 海螵蛸味咸、 涩, 可收湿敛疮、 收敛止 血、 制酸止痛, 修复受损胃黏膜同时中和胃酸。 可 用于修复受损的胃黏膜, 促进黏膜糜烂、溃疡愈 合 [10] 。 二药相伍排脓愈疡, 缓解咽痛。

6. 咽部干痛 浊毒质浊性热, 壅遏日久, 浊毒伤 阴, 胃阴亏虚, 虚易招邪、 虚处留邪, 化生浊毒, 则阴 虚愈甚, 成浊毒阴伤之势, 阴津不能上滋, 咽干痛。 王教授认为, 胃病易成燥热之害, 胃润则降。 化解浊 毒的同时, 佐以甘寒之品顾护胃中津液。麦冬、 石 斛、 五味子三者相配。 石斛味甘, 性微寒。 能滋胃阴、 清胃热。 “主伤中, 除痹, 下气, 久服厚肠胃” 。 麦冬味 甘、 微苦, 性微寒。 可治 “胃络脉绝, 羸瘦短气” 。 五 味子, 味酸、 甘, 性温。 能收敛固涩、 益气生津。 三药 相配, 生津固津, 共护胃中津液。

验案举隅

患者某, 女, 40岁 , 自诉间断咽痛如有异物、 咽堵 2年余, 期间因饮食不当、 情绪失调加重, 以慢性咽炎 服药物治疗, 效果不佳。 于2014年5月24日于河北医 科大学某院查电子胃镜示: 胆汁反流性胃炎伴糜烂。 胃镜病理结果: 胃窦黏膜中度肠上皮化生。 于2014年 6月9日来河北省中医院门诊就诊。 现主症: 咽痛如有 异物、 咽堵晨起明显, 口苦, 伴烧心、 饭后胃胀, 纳一 般, 寐欠安, 大便日一行, 排便不畅。 舌暗红, 苔黄腻, 右脉弦细滑。 西医诊断: ①胆汁反流性胃炎伴糜烂; ②慢性萎缩性胃炎伴中度肠上皮化生。 中医诊断: 咽 痛, 浊毒蕴胃证。 治法: 化浊解毒, 利咽和胃。 处方如 下: 茵陈20g, 黄芩12g, 瓜蒌9g, 柴胡15g, 青皮15g, 陈 皮10g, 枳实15g, 厚朴15g, 香附15g, 苏梗9g, 清半夏 12g, 竹茹10g, 夏枯草15g, 生石膏30g, 浙贝母12g, 海 螵蛸20g, 冬凌草30g, 木蝴蝶6g, 生薏苡仁15g, 败酱 草15g, 鸡内金15g。 7剂, 日1剂, 水煎取汁300mL, 分 早、 晚两次温服。 嘱患者饮食、 生活调护。

二诊(2014年6月16日 ) : 患者咽痛、 咽堵明显减 轻, 仍胃胀, 偶烧心, 纳可, 寐安, 大便日一行, 质可。 舌 暗红, 苔中根部黄腻。 右脉弦细滑。 原方去鸡内金, 加 枳壳10g, 香橼10g, 炒莱菔子10g, 石上柏10g, 石见穿 10g, 山慈菇15g; 冬凌草减为15g。 7剂, 煎服法同上。 三诊(2014年6月23日 ) : 患者胃胀明显减轻, 烧 心基本消失, 咽痛、 咽堵、 咽部异物感、 口苦不明显。 舌暗红, 苔薄黄腻。 右脉弦滑象减轻。 原方去香橼、 冬凌草、 木蝴蝶、 夏枯草。 7剂, 煎服法同上。

以上方加减调制, 继服中药约2年后, 2016年6月 15日于我院行电子胃镜示: 慢性非萎缩性胃炎。 症状 亦明显改善。 继服中药汤剂。 随访至今, 病情稳定。 按: 王教授认为, 患者舌暗红, 苔黄腻, 脉弦细 滑为浊毒蕴胃之象, 胃宜降则和, 浊毒困阻气机, 气 机不通, 不通则痛; 胃中浊气不得下降, 胃气上逆, 熏蒸咽部, 则咽痛如有异物; 胃中浊气停滞不降见胃 胀、 烧心; 浊毒困阻脾胃, 水谷精微难以运化输布, 湿 浊内生, 故咽堵, 大便不畅、 纳呆; 胃不和则卧不安, 故患者寐欠安。 治疗以生薏苡仁、 茵陈健脾祛湿, 此 时湿邪已祛, 热无所依 [11] , 再以黄芩、 竹茹、 生石膏、 石上柏、 石见穿清化热邪, 青皮、 枳实、 厚朴、 陈皮、 枳壳、 炒莱菔子、 清半夏以破气消积, 瓜蒌润肠通便 助降胃气, 佐柴胡、 青皮、 香附、 苏梗、 香橼以疏肝理 气加大行气之力, 生薏苡仁、 败酱草祛瘀排脓, 山慈 菇清热解毒、 消痈散结以消胃痈, 浙贝母、 海螵蛸制 酸止痛、 敛疮生肌, 冬凌草、 木蝴蝶、 夏枯草清热解 毒、 利咽止痛, 缓解咽痛症状, 消除胃中病灶。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集川原 王彦刚 周平平